JOHN THYS/AFP/Getty Images

欧洲谷歌罚款越线

巴黎—欧盟监管机构似乎对谷歌特别敌视。2017年6月,欧盟委员会以违反欧盟反垄断规则为由,对谷歌公司罚款 24.2亿欧元,说“谷歌滥用其搜索引擎市场主导地位,为其另一项谷歌产品购物服务比较提供非法优势。”

接着,上个月欧盟委员会又对谷歌“找茬”,以“安卓移动设备方面的非法活动”为由罚款 43.4亿欧元。谷歌与移动设备制造商和网络运营商达成一致“预装谷歌搜索应用和浏览器应用(Chrome)”。此外,欧洲议会和一些欧盟成员国也想分解谷歌,将搜索引擎与其他可能的营收源分离。

毫无疑问,谷歌在互联网上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在搜索活动方面,十年来它支配了大约90%的市场,让一些所谓的竞争捍卫者谴责它“滥用”它的“主导地位”。但这些攻讦背后往往是误解和谷歌竞争对手放出的可疑的有害论。

谷歌的批评者定义垄断为一家企业拥有100%的市场份额,或足以让可信竞争变得不可能的份额。传统经济理论认为,垄断可疑得到比在“纯粹、完美的竞争”条件下更高的价格,从而剥削了消费者。根据这一简单的逻辑,立法者和法官必须遏制垄断“掠夺者”,对它们课以巨额罚款或分拆它们,历史上多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但要接受这一思路,你必须忽视一个两种垄断之间的根本性差别。一种垄断源于市场的自由运行,另一种垄断来自国家强制。传统上,“纯粹、完美的竞争”的意思是许多企业生产以同样的技术生产同种商品。但这一定义是一种静态视角,将市场结果衡量为简单的离散点,尽管经济本身是动态的。

想象一家企业发布了一项创新产品。根据定义,其市场份额为100%,至少可以维持一段时间。该企业获得“主导地位”是因为其优秀,以及消费者欣赏其产品这一事实。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该情形表明,竞争不应该用武断的生产者数字决定,而应该根据其他企业是否可以自由进入市场决定。说到底,进入市场是创新的关键先决条件。如果国家对这一自由加以限制,以致于让某个私营或公营生产者获得或保持市场主导地位,那么它就造成了有害的垄断,严重限制了创新的机会。

在谷歌的例子中,没有人阻止其他人进入互联网搜索市场。因此,谷歌在该领域的名声来自人才和诚信。它进入市场时,并不是第一家搜索引擎,全世界任何一家企业都可以自由追求同样的机会。谷歌胜出是因为它提供了比其他人都更好的服务,并且很早就建立了优势。

谷歌不应该因为它的成功而被惩罚。在没有国家压制的情况下,“主导”是无稽之谈,谷歌潜在竞争对手的抱怨也不具有合理性。它们应该抓住机会行动。如今,谷歌提供电子邮件、翻译、视频分享等重要的现成服务。它之所以能提供这些服务,是因为它在其他活动上赚取了利润,即链接到它的搜索服务上的在线广告。拆分谷歌有可能破坏其生存手段,给消费者带来沉重的成本。

让我们回到欧盟最近的举措。欧盟委员会在2017年6月对谷歌罚款是因为谷歌将自身“购物比较服务”置于其他竞争对手的服务之前。但是,任何谷歌和他的各种服务的用户都是自由选择这么做的,而不是因为谷歌设法迫使他们这么做。他们完全可以使用其他服务,因此他们使用谷歌的决定必然意味着谷歌提供了对他们最有用的服务。

类似地,在2018年7月的罚款中,谷歌也没有强制行为。它与设备制造商签订自愿合同,后者同意在自己的设备中预装谷歌服务。这里不存在“滥用”它的“强大市场地位”,只有自由合同和自由市场环境下的创新。

事实上,如果说有人“滥用”其“主导地位”的话,也是欧盟。通过强制,国家限制个人和企业做出自己的市场决定,创新企业也因此而受罚。

http://prosyn.org/fzQljtm/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