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er167_Dusan StankovicGetty Images_coronavirusworldmapdoctors Dusan Stankovic/Getty Images

瘟疫的政治学

柏林—小行星撞击了地球,突然间,一切都变了。但这是一颗看不见的小行星。你需要显微镜,而不是望远镜才能看见它。

COVID-19给世界带来了多合一的危机:全球健康危机出发了经济、公民社会和日常生活危机。目前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国内和国际政治动荡。但显然,疫情大大地改变了我们所熟知的生活。危机的结束及其后果仍无法预测,但可以肯定会发生一些重大变化。

危机不仅复杂、深远、威胁到个别社会和全球经济的基础,更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危险和广泛无数倍。和金融危机不同的是,冠状病毒威胁到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命,而其对经济的影响也会集中在一个部门。

放眼全球,大部分经济活动都已冻结,全球衰退一触即发。除了死亡人数和卫生体系的稳定,现在的大问题是经济衰退会有多严重,以及会带来什么样的永久性后果。

类似地,对于病毒会给原本便十分脆弱的地区,特别是难民营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只能猜测。伊朗眼看就要爆发重大人道主义危机,最贫困、最脆弱群体受影响最大。除此之外,对于COVID-19的人道主义后果,我们还无法做出最粗略的现实评估。

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像冠状病毒这样的重大冲击,总是会破坏政治制度和国际关系。特别是西方民主国家将发现其治理模式陷入了质疑。人权原则可能受到经济问题的挑战。疫情还会引发年轻人和长者之间的代际冲突,以及极权主义和自由民主的冲突。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但发生其他情景还是有可能的,即COVID-19危机给我们带来新的团结。我们不会忘记,2004年12月的印度洋地震和海啸为结束北苏门答腊亚齐省内战创造了条件。

在短期,首当疫情之冲的国家会变成危机经济:政府将实施高水平支出和其他非常规措施以防全面崩溃。应对措施的效果还有待观察。但显然经济和国家的关系将发生根本性改变。

在完全偏离几十年来的主流智慧的过程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大政府”的回归。所有人都指望着国家向经济注入巨量资金,拯救(或接管)被认为重要的受损公司和部门。国家所大幅增加的角色在危机过去之后必须交还,但如何实现还有待讨论。在理想情况下,政府应将重新私有化的回报划拨给主权财富基金,让老百姓也能从危机后重建中分一杯羹。

此时,“大政府”——不管是欧盟还是国家当局——将为下一场灾难做好准备。其绝不能再一次措手不及,而是必须保证能提供基本医疗供给、个人防护设备、消毒剂、充足的实验室能力、重症监护室等。

但这还不够。稳定、效率、能力和现有医疗体系的成本仍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COVID-19危机证明,医疗私有化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公共卫生是一项基本公共品,是战略安全的关键要素。

人们也会增加对医药行业的持续关注,特别是关键药物的国内供给情况以及新药的研发。许多国家将不再愿意依靠一遇到紧急情况就崩溃的国际供应链。

这并不意味着市场经济将被抛弃。但国家绝对会将在商界面前突出自己,特别是在战略问题上。比如,危机将大大推动欧洲数字主权政策。其效仿的榜样不会是极权主义的中国,而是奠定了数据优势的民主的韩国

但是,到目前为止,欧盟没有在应对COVID-19的全球措施中扮演主要角色。这不足为奇。在生存危机中,人们倾向于恢复到最熟悉的状态,而他们最熟悉的状态便是民族国家。但是,尽管欧洲民族国家确实起到了即刻的危机管理角色,但它们无法解决危机。

毕竟,单一市场、共同货币和欧洲央行是能够阻止欧洲经济崩溃、促进最终复苏的唯一机制。因此,COVID-19危机可能会迫使欧洲“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

否则会怎样?回到各扫门前雪的世界吗?对欧盟成员国政府来说,这不啻政治和经济自杀。

COVID-19大流行是二十一世纪第一场真正影响到全人类的危机。但更多的危机将接踵而至,并且不会都以病毒的形式出现。事实上,我们先做所面临的迅速发展的危机正是我们不解决气候变化的后果的预演。

应对一般化的人类威胁的唯一办法是通过政府和多边机构之间的紧密合作与协作。比如,世界卫生组织——以及更一般意义上的联合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强化。COVID-19提醒我们,八十亿地球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https://prosyn.org/2ynbAn6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