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legrain28_GettyImages_boysilhouetteholdingfence Getty Images

打击移民是左派赢得选举的杀手锏吗?

伦敦—在移民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是陷入重围的欧洲中左翼取得选举成功的关键吗?丹麦社会民主党肯定是这么想的。他们提出移民威胁到丹麦的社会凝聚和慷慨的福利国家,并在本月的大选中拔得头筹。极右翼的丹麦人民党(Danish People’s Party,持有相似观点)则遭遇打败。

中左翼政党绝对需要加强吸引力。在上个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他们的得票比例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创出了新低;只在欧盟28个成员国中的五个位列第一。在欧洲日益极化和分裂的政治环境中,中右翼政党也是每况愈下,但退缩的速度不像中左翼政党那么猛烈。

但是,尽管丹麦社会民主党取得了胜利,反移民并不是答案。尽管部分选民抛弃了中左翼政党,转而支持将一切归咎于移民的民粹主义者,但有自尊心的进步派都不应该效仿极右翼。抛却原则不谈,这一策略一般总会适得其反。

在欧洲社会民主联盟的中心,永远存在紧张。工作阶级支持者倾向于支持平等政策是出于自利,而中产阶级这样做是出于对经济公平的原则信念(或至少是作为表示这一美德的手段)。移民跨越了这一鸿沟。新来者通常很穷,和饥渴,还不是白人。各阶级的原则平等主义者都希望帮助他们,但许多工作阶级选民视之为威胁;他们认为,他们自己的需求才应该放在第一位。

光景好时,慷慨的福利支出掩盖了这一问题。但在增长停滞时期,老龄化人口的需求让纳税人不堪重负,分配矛盾变得更加突出。更糟糕的是,高企的经济不安全导致许多工作阶级选民更加强调种族身份。

这些发展趋势正在迫使社会民主党面临一个他们宁可逃避的问题。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代表工作阶级,还是推动整体社会正义?他们应该出于平等主义对移民采取开明的态度吗?或者对许多工作阶级选民的偏好采取偏隘的态度?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左翼社会保守派支持后者,认为自由进步派所鼓吹的文化多样性破坏了所有社会民主派都珍视的社会团结——进而破坏了福利国家。这一论调很有吸引力,但也存在缺陷。

首先,没有什么证据表明文化多样性真的会破坏总体团结,更不用说福利国家了。充分多元化的城市,如伦敦和柏林,都相当进步,而同质化的农村地区常常更为保守。尽管哈佛大学的罗伯特·普特南(Robert D. Putnam指出,许多美国白人反对有利于黑人的在分配政策,但这一发现在欧洲并不成立。即使在团结确实在退步的地区,欧洲人仍然希望福利国家能保护他们免受疾病等风险影响。

努力工作的年轻新来者绝不会威胁到变老的慷慨的欧洲福利国家,而是维持福利国家的必要条件。进步派政客不应该排斥移民,而应该制止有人在滥用制度的有毒概念。

事实上,社会民主党支持率的下降与移民没有什么关系。他们的工作阶级票仓之所以缩水,是因为制造业岗位的减少和工会的衰落。更糟糕的是,许多工作阶级选民因为中左翼政府自身的劳动力市场和福利改革而受到冲击。而在援助了银行之后,社会民主党并没有拿出危机后紧缩政策的真正替代方案。毫不奇怪,现在他们发现自己陷入了反建制的愤怒狂潮之中。

与此同时,阶级区分变得模糊,中产阶级进步派因为气候变化等问题而群情汹涌。欧洲政治日益极化,一边是观念开放的国际主义者,一边是观念封闭的民族主义者,而传统社会民主似乎越来越无关紧要。

最近的选举表明,传统社会民主票仓已经分崩离析。一些选民从极右翼变成了极左翼。一些人不再投票。还有一些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专业人士和社会自由派)投入了绿党或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等党派。

因此,即使倒向极右翼真的赢回了一些社会民主派选民的心,它也加剧了其他选民的流失。在丹麦,社会民主党的得票率实际上要略低于四年前;真正的收益流向了各种自由党、社会自由党和社会党。而通过让民粹主义合法化,反移民立场鼓励人们下次投票支持真正的东西。

代表“资本”和“劳动力”的政党主导欧洲政治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即使在西班牙、瑞典和其他中左翼仍占据领导地位的国家,他们的支持也已经比不上十年前。但中左翼政党如果能够避免采纳极右翼日程,还能东山再起。

一个选择是静待选举周期转向。荷兰劳动党(PvdA)似乎已经尝到了甜头,目前处于反对党地位的他们选情反弹。德国社会民主党可能最终也会选择这条路,退出德国存在已久的大联盟。另一个选项是提出一个可行的左翼替代方案,如葡萄牙社会党那样,或寻求与社会自由党和绿党之间的共同话题,如法国的马克龙。

无论如何,进步派必须拿出宏大的愿景,确保这个技术破坏和气候变化时代的经济活力和社会正义。他们需要为因为经济变化而感到威胁的人提供机会和安全。而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抵制分裂性的本土论和摆错位置的乡愁,而要寻求将选民团结在进步包容的未来愿景周围。

https://prosyn.org/zGp0jpl/zh;
  1. benami154_Yousef Masoud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palestine Yousef Masoud/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Forgetting Palestine

    Shlomo Ben-Ami

    The two-state solution is virtually dead in the water,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has largely abandoned the Palestinian cause. At this point, there is little to stop Israel from cementing the one-state reality that its right-wing government has long sought,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at leads to a permanent civil war.

  2. sachs313_SebastionBozonAFPGettyImages_EUflagtrump Sebastion Bozon/AFP/Getty Images

    Europe Must Oppose Trump

    Jeffrey D. Sachs

    European leaders should recognize that a significant majority of Americans reject Trump’s malignant narcissism. By opposing Trump and defending the international rule of law, Europeans and Americans together can strengthen world peace and transatlantic amity for generations to come.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