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Kitwood/Getty Images

欧洲的双重机会

华盛顿—欧洲需要做一个决定。它可以在极权主义席卷美国(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方针)和中国(正从一党制向单一领袖政权转变)袖手旁观。它也可以在科技驱动的日新月异的而变化需要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的重大改革时,领导民主价值观和国际合作复兴。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一些人认为民粹主义——主要来自右翼——在欧盟的崛起是一个信号,表明欧盟远远没有做好起领导作用的准备,倒有可能解体。但欧盟的情况比悲观派所提出的更加复杂——也没有那么令人绝望。

去年秋天,特别欧洲晴雨表647(Special Eurobarometer 467)调查显示,75%的受访者对欧盟持积极态度。尽管大部分受访者认为他们的孩子会比自己生活更加艰难,但三分之二的人相信欧盟给欧洲年轻人提供了希望——较2016年上升了六个百分点。

年轻人似乎也同意。较年轻的受访者(15—39岁)对欧盟持积极态度的比例尤其高。尽管有人担忧欧盟的“民主赤字”,但这群人似乎认可政治参与的潜力。

去年5月,马克龙当选法国总统,这给了人们对欧盟的未来的信念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如果马克龙能确保德国与法国在欧洲改革计划上携手,欧盟的前景就会大大改善。

去年9月的德国联邦选举并未形成类似的强烈亲欧盟的结果——极右翼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现为最大反对党,获得了近13%的选票——主要温和政党仍然赢得了选举,赢得60%以上的选票。德国新联合政府至少与前任一项亲欧,而更强大的欧洲也是总理默克尔的合适的遗产。

意大利的最新选举——反移民的联盟党(League,票仓在北方)和左倾民粹主义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支持集中在南方)加起来赢得超过50%的选票——这更加令人担忧。但由于这两个党派互相对立,能维持下去的执政联盟将包括亲欧洲的民主党,说到底,妨碍意大利及其负债累累的经济给欧盟进一步一体化造成的阻碍不可能无法克服,只要法国和德国表现出果断的领导力。

当然,英国退欧让欧洲难以承受。但总体而言,欧洲已不再是危机之洲。即使在希腊,也实现了GDP增长恢复,大部分受访者目前都支持欧盟。

在这样的背景下,欧盟可能面临两个相关的机会。对内,它可以采取改革提高机构效率、推动一体化。对外,它可以坚决支持国际合作、人权和开放社会。

要想抓住第二个机会,欧洲就必须在第一个机会方面取得进展,而这意味着强化欧元区。在这方面,马克龙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方案:一个独立的欧元区预算、一个负责这个预算的欧洲财政部长,以及一个问责上述财政部长的欧元区议会(由欧洲议会和国家议会成员组成)。

在德国新联合政府组建前,就成立了一个法国-德国工作组考察马克龙的方案。如今,默克尔的新政府已经就位,我们将看到德国支持欧元区拥有更强凝聚力的意愿有多强烈。

从短期看,德国新政府不太可能支持当前版本的马克龙方案。但它可能支持完善银行联盟和一些促进欧元区经济政策协调的机制。

从长期看,马克龙的一些改革应该是可行的,特别是如果允许欧元区国家在没有获得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一致同意的情况下就采取行动的话。这样的变化——以及更多的军事和情报合作——将向欧洲工程注入新的活力、刺激新的热情,以及欧洲公民更大的安全感。

更加一体化和安全的欧盟很有利于在国际舞台上更有效地发出声音。欧洲单一市场的GDP仍然比中国或美国更大,欧盟可以成为新世界秩序的第三“极”。它的经济开放、社会凝聚和机构强大的模式能够取代威胁到全球合作的孤立主义和民族主义趋势。

不要搞错了:在贸易、气候变化、金融业监管、竞争政策和网络安全等领域,国际合作仍然至关重要。而随着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带来了棘手的伦理问题,只有在国际层面上才能得到有效解决,国际合作更加变得不可或缺。

从二战废墟中诞生、为防止未来灾难而制定的自由世界秩序正面临其诞生以来最严峻的考验。我们必须在这个新的数字时代中重申国际主义、开放和民主的重要性,同时让我们的政策和规则适应新现实。欧洲,以及其独一无二的建立超国家治理的民主模式的经验,应该在其中起到领导作用。世界——特别是年轻人——对此翘首以盼。

http://prosyn.org/4UygoDq/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