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o-EU demonstrator sits and holds an EU flag DANIEL LEAL-OLIVAS/AFP/Getty Images

向更民主的欧洲迈进?

发自华盛顿特区——一年前,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法国总统大选中所取得的大胜及其所属政党随后在议会选举中的佳绩让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似乎西方极端主义民粹主义的上升趋势似乎终于得到了逆转。然而事实证明情况并非如此。意大利这个欧盟创始成员国崛起了一个民粹主义多数派政府的事实确实令人震惊,但却并不一定意味着灾难降临。

诚然,民粹主义者实力的日益膨胀正在威胁着传统的中右翼政党,使得当前形式下的欧洲层面治理难以发挥作用。但如果民粹主义运动的持续选举成功有助于推动更广泛的政治体制改革,最终令欧洲民主得以强化了呢?

而马克龙本人的经历也强化了这种认识。过往从未担任过任何民选职务的他创建了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新党派,并得到了中左翼和中右翼选民的支持。在这一过程中他似乎已经重构了法国政治。

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可能会更多地揭示这类政治体制改革的潜力。欧洲议会从来没有像欧盟委员会,欧盟理事会甚至欧洲法院等欧洲其他机构那样吸引那么多的关注。欧洲议会的辩论很少传到过布鲁塞尔或斯特拉斯堡之外,选民投票率通常也很低。长期以来这样的事实被认为是欧盟缺乏民主的证据,公民并未适当参与过欧洲层面的治理。

但随着一系列危机不断侵袭欧盟——其中受灾最深的是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这些动态一直在变化。尽管有些抱怨,但欧洲人悄然接受欧盟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欧盟正处于各国国内政治辩论的中心,而这些辩论越来越多地涵盖事关欧元区和整个欧洲计划存续的存在性问题。

这意味着参与明年欧洲议会选举的候选人很可能不会只关注其国内问题。虽然还会涉及一些国内事务,但也可能首次就欧洲的未来和政策进行广泛的讨论,特别是在移民、国防和安全、能源和气候以及与美俄等主要大国的关系方面。毕竟欧洲各国虽然存在差异,但几乎每个国家都在努力解决自身要在多大程度上融入欧洲,应该对新形式的技术驱动型全球化秉承多大程度的开放和乐观态度,以及何种水平的社会团结才算适当等诸多问题。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这些讨论 ——以及明年就此选出的欧洲议会——不太可能遵守标准的党派路线。毕竟如今要坚守传统的政治派系分类已是非常困难,比如马克龙自己的党派 ——前进运动(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就不符合传统的意识形态类别。马克龙此举相当于对一个泛欧政党的成立做出试探。虽然在欧洲真正的超国家政治仍然是个未知领域,但一个高度亲欧盟的政治家成为其先驱之一也不出所料。

而那些宣扬民族主义以及反欧洲的右翼民粹主义者看似独来独往,但似乎也很希望在欧洲层面相互扶持,利用互相之间在大多数问题(特别是移民,文化认同和贸易)上的共同立场来获利。对于极左翼来说则更加困难,至少在法国是如此,因为他们得将对移民的传统自由主义观点与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政策结合在一起,而第二项政策看起来跟民粹主义右派所拥护的并无二致。

当然,过去五年中在西班牙,意大利,法国以及(在较小程度上)德国失去了大批选民的传统中右翼和中左翼党派将重新重试站稳脚跟。问题在于,无论领导人的年龄大小,这些政党对许多年轻选民来说都显得过时了。如果它们还想赢得选举,就需要构筑一个鼓舞人心的新平台去令人信服地应对当前的问题——同时还要与新的政治力量进行抗衡。

然而,新的政治势力有时也会吸收传统的中右派和中左派。例如,在法国,马克龙的政党可以吸收中右翼的法国共和党(Les Republicains),或者进一步向左翼移动,借助一个社会团结计划来配合其已经采取的自由市场措施。问题在于该党的领导人是否认为他们可以同时取得对共和党和中左派社会主义者的胜利。

虽然细节仍未明朗,但一场对欧洲政治现状的彻底重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们对欧洲的态度所决定的——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明年的欧洲议会选举有助于推动这一重组,这可能最终成为向欧洲民主迈出的一大步。

http://prosyn.org/8YCzZRm/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