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欧洲的能源要务

马德里—在上个月的欧洲理事会布鲁塞尔会议上,能源问题主宰了会议日程——这已是今年的第三次。欧洲领导人把能源作为关注焦点是明智的,因为它是欧盟所面临的三大生存威胁的交汇点:修正主义俄罗斯、欧洲企业竞争力下降以及气候变化。这些发展趋势挑战了欧洲的价值、社会模式的可行性以及世界的长期安全,因此欧洲领导人必须专注于构建新的能源体系以确保可靠供给、合理定价和生态可持续性。

好消息是已经有了能促进这一方向的框架。事实上,除了被广泛讨论2030年能源产量目标——该目标考虑了温室气体排放、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资源等因素——欧洲理事会的决议包括了务实有效的能源方针的关键要素。但是,要想从构想走向实施,欧洲必须塑造同一目标,而这在欧盟能源政策中一直难觅踪迹。

欧盟新能源政策框架中最看得见摸得着的要素是内部能源市场,如能完善这一市场,能源和相关投资就可以在欧盟内部畅通无阻地流动。这一一体化能源市场将带来巨大的节约——到2030年估计可达每年400亿欧元——从而带来急需的竞争力提振。

内部能源市场还将增强欧洲的能源安全。尽管欧洲总体保持着平衡的能源组成,供给在天然气、煤炭、石油、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之间的配比相对均匀,但个体国家通常过分依赖于某种能源,甚至(更加危险地)依靠单一供给国:俄罗斯。不受限制的欧盟内部能源流将坚强供给干扰或冲击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