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cept money protection iStock / Getty Images

欧洲存款保险的弊端

慕尼黑—目前正在讨论为欧元区银行建立一个联合存款保险系统。以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为首的支持阵营指出,存款保险能预防危机时期的银行挤兑。这一观点固然正确,但批评者也强调了风险不对等,因为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不良贷款大量集中在几个国家。

要解决这一风险不对等、推进计划,就必须在考虑下一步行动之前先清理资产负债表。最新发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表明,去年4月以来欧元区稳定国家银行不良贷款率只有2%,而爱尔兰有11%,意大利有16%,塞浦路斯有40%,希腊有46%。

但这一失衡甚至不是主要问题。最重要的是,存款保险将导致银行部分责任地承担风险。它将让欧元区僵尸银行随心所欲地获得存款,用于给全世界垃圾项目发放贷款。

2013年塞浦路斯银行倒闭前,必须给予存款4%或以上的利息已补偿储户的破产担忧。现在,想象一下因为欧洲存款保险的存在,储户把钱存到塞浦路斯而不必担心失去它们。塞浦路斯银行只需要提供微不足道的风险溢价,就能够在欧洲任何地方筹集任何数量的客户资金,转动比过去更大的财富之轮。

有人说,这一危险已不复存在,因为现在由欧洲央行负责监督欧洲银行。这只是一厢情愿:一旦存款保险建立起来,银行监管当局将无法阻止过度冒险。欧洲央行通过所谓的直接货币交易降低息差后,各国便不再遵守债务上限,银行的行为也不会有多大不同。

至少有两个最近的例子可以说明保护储户的集体机制如何导致灾难性后果,哪怕存在联合银行监管当局。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一是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储贷银行危机。在存款保险机制的保护下,美国储贷银行得以以低利率吸引到巨量客户存款,并投资于高风险(尽管看上起有利可图的)资产。这些钱被用来购买高息垃圾债券,还有令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期限转换:短期储蓄转换为长期高息贷款。

当这些赌注失败时,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就会介入。远超1,000家、也许接近于2,000家储贷银行破产——约占所有储蓄银行的一半——总损失高达1,500亿美元,其中FDIC需要收拾1,250亿美元。1993年公布的国会调查委员会的正式报告发现,事实上正是联合存款保险机制促使银行变身为赌徒。

第二个例子是德国国有地区银行(Landesbanken),在官方担保的保护下,它们可以以低成本举债,将所获资金用于全世界的高风险投资机会。1997年亚洲危机爆发,1998年俄罗斯破产,德国地区银行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最后由德国纳税人收拾烂摊子。

国家担保撤销后,地区银行又遇到了一段好日子,它们的财富之轮再次转动起来——然后又再次倒闭——在这里只值得略作提及。毕竟,拜国家担保所给予的储户和投资者保护所赐,地区银行在此之前便已沦为常规意义上的僵尸银行了。

所有这些都不意味着不应该实施某种形式的存款保险,而只意味着扩大的欧洲存款保险机制哪怕在银行账目上的不良贷款清理完毕后也不应该建立。为什么不让银行自己形成互助组织?比如,在德国就有四种不同的存款保险系统。

这能够避免过度强调风险共担、低估国家提供的方案所固有的行为风险。简单的一刀切方案——如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提出的方案——无异于给目前处于焖燃状态的欧洲银行之火浇上汽油。

http://prosyn.org/D1ELTD0/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