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当前的欧洲防务一体化

马德里——最近召开的首次没有英国参与的欧盟伯拉第斯拉瓦峰会提出了几项改善欧盟安全的提案。尽管有人可能提出不同意见,但探讨改善欧洲安全问题依然既必要又明智:在经历了欧洲计划的瘫痪和自我怀疑期后,欧盟必须直面自身安全问题并提出统一的行动计划。

欧洲民众日益将安全视为优先问题,并希望欧盟发挥进一步的领导作用。欧盟的朋友和盟国也希望欧洲安全问题得到改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确保欧盟民众在联盟边境内的安全首先要确保国外局势稳定。近来的事件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例如如果叙利亚局势发生变化,处理困扰欧盟的难民危机就会容易得多。

因为国内外安全问题联系如此紧密,欧盟不应再按区域划分其政策——这一理念在近期由联盟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提出的欧盟拟议新型“全球战略”中进行了详尽的阐述。

传统上,民族国家通过军事手段保护自身免受外来威胁,同时按保护公民权利的一系列标准管理其内部事务。今天,军事准备在抵御外部威胁时依然十分必要,但却已经不是唯一的因素。今天处理这问题同样需要顾及“民众”的角度。

实现安全所需的一切资产都必须适应当今威胁和冲突的现实局面。这意味着欧盟的军事力量不能孤立构造,而必须与民事力量(警察机构、情报部门、法院甚至非政府机构)共同发挥作用。

融合军民危机响应能力必须是欧盟政策及其成员国所不可或缺的。欧盟已经进行了军民力量相融合的部署。但很明显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来改进上述行动的效果。事实上,欧盟里斯本协议包括这方面的许多措施,但多数仍处于待落实状态。

原因之一是2008年来欧盟经济问题所造成的注意力分散。但当前难民问题的严重性要求人道主义和安全问题必须在泛欧洲的前景构架内构建。

欧盟成员国国内外力量的割裂完全不可持续。幸运的是,欧盟成员国国内政策的诸多力量在防御部署中同样可以发挥效果。

例如,加强情报合作的必要性越来越明确。欧盟扩大其安全政策覆盖范围需要更多资源;但最重要的是,需要加强合作更好地运用现有力量。

但这样的合作需要改变当前临时搭设行动中心的模式,建立管辖一切欧洲安全行动的战略总部。不仅如此,确保欧盟实现战略自主性需要有竞争力的欧洲国防工业,并需要各国共同确保大幅追加国防科技研发投资。

这些要求恰恰是欧洲防务局能力发展计划设计时所考虑的。推进这项计划可以优化现有成员国的资源运用——从而产生有利的经济协同效应——并准确找到实现我们目标所需的额外资源。

结构性永久安全合作机制的法律基础已经存在,并记载在里斯本条约中。条约规定允许具备相关意愿的欧盟成员国能够加强军事合作并快速部署完成国外的共同使命。激活这一机制一直是与欧洲理事会近期谈判的组成部分,并且似乎是深化防务一体化最可行的方式。同时以安全和防务为支柱的欧盟可以加重欧洲的全球砝码。

仍然有人认为深化防务一体化可能削弱欧盟成员国所属的北约等其他机构。但现实是欧洲在危机时采取有效集体对策的能力其实是(可以掌握更多资源的)北约和联合国所欢迎的。此外,整合欧盟防务可以促进北约行动,从而使参与永久结构性合作的欧盟国家团体能够以单一身份参与北大西洋理事会这一北约管理机构。

欧盟的定义不仅取决于如何保护自己的公民,还取决于在境外采取何种举措。除了确保在国际法的指导下采取行动外,欧盟应当在面对当前新的冲突时就特定国际规范的缺陷发起全球性探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使在这个欧洲怀疑主义甚嚣尘上的年代,欧洲民众仍然希望欧盟在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采取必要、有益且符合我们责任的更加果断的举措。毕竟欧盟定义将取决于其自身的行动,而欧盟境内外的和平与安全属于其必须提供的公共产品范畴。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