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用哪种互联网?

布鲁塞尔—5月6日,当欧盟委员会公布其新的数字战略时,它将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互联网方针中做出一个决定性选择。它会选择前瞻性的、由市场驱动的方针吗?还是会选择防守性、后瞻性、孤立性的后退?

首先是好消息:计划中的宣布仪式的高规格表明欧洲领导人认识到互联网不再只是欧洲决策的边缘领域。它是经济表现和欧洲工业基础现代化的核心。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过去五年中,欧洲在宏观经济混乱中步履艰难,而美国和亚洲已经取得领先,攫取着数字时代的好处。根据普朗咨询公司(Plum Consulting)的最新研究,信息和通讯技术在这五年中每年贡献美国生产率增长的近1.6%,是欧洲的两倍。也许这并不令人震惊,因为美国有近5%的投资流向了信息和通讯技术,而欧洲为2%。

“产生区别的原因不在于互联网占美国经济的比重更大,而在于美国更擅长在整个经济中使用互联网,”普朗公司咨询师布莱恩·威廉姆森(Brian Williamson)和山姆·伍德(Sam Wood)写道,“欧洲投资总额占GDP之比高于美国,但在互联网和信息及通讯技术方面则不及美国。”

欧洲决策者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填补这一差距。最好的前进办法是敞开双臂欢迎互联网,哪怕它具有破坏性。在实践中,这意味着破除官样文章,以使所有企业都能在覆盖5亿人的共同市场上出售商品和服务。如今,欧洲公司需要应对28组不同的规则。毫不奇怪,只有15%的消费者在欧洲跨境网上购物。

欧洲的重点硬干放在消除壁垒和更新监管以鼓励更多而非更少地使用互联网。这需要有勇气克服那些宁可退回国界线内和保护已有业务模式的人。要想充分汲取互联网的好处,欧盟应该避免偏袒本地企业与全球竞争者竞争,并且应该欢迎一切投资,不管它来自斯托克霍姆、首尔还是旧金山。给予本地企业不公平优势的监管机制会伤害消费者、遏制创新、破坏竞争力。

欧洲决策者还应该保证无歧视的通讯网络批发准入(wholesale access),以及消费者和企业有选择多种通讯和在线服务的余地。类似地,欧盟应该参与国际社会确保互联网保持其在全球贸易体系的关键作用。比如,欧盟应该完成与美国的谈判,改善数据传输的“安全港”框架,从而鼓励大西洋两岸的公司依靠商业数据传输。

不幸的是,不详的信号正在指向错误的方向。欧洲两大强国法国和德国都放出决心阻止数字进程的口风。最近,欧盟数字经济和社会委员君特·奥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在提及网络中立的概念——所有互联网流量都被公平对待,不管来源性质如何——时称之为“就像塔利班一样”,要求对在线服务征收新税种。

德国和法国的压力导致出现了加强监管权力治理强大的、常常来自美国的平台(如Google和Facebook)的呼声。欧洲大陆似乎还想破坏重要的“一站式”原则,该原则允许公司在其欧洲总部所在国处理数据保护问题。

与此同时,全欧洲的示威者要求取缔Uber专车服务并限制Airbnb的公寓共享服务,法国参议院还在考虑“搜索中立”义务。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所有这些都值得警惕,是错误的互联网方针。如果欧洲继续这条道路,就有可能坐失在线经济的潜力。毕竟,从eBay和Amazon等电子商务平台以及Google 和Facebook的广告服务中获益的是欧洲而不仅仅是美国小企业。欧洲的应用开发者的生意也建立在智能手机软件的基础上。

互联网不是一个赢家或输家的游戏;它可以共赢。互联网也不会与欧洲作对。毕竟,欧洲的十亿美元规模互联网企业数量不亚于美国。对欧洲来说,最明智的选择是保证更多的成功互联网企业不断涌现,而这可以通过尽可能为数字创新者创造最好条件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