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欧洲的无解之年

柏林—欧元区危机会在2013年结束吗?还是会在新的一年里继续拖后腿,甚至恶化到新阶段?也许这不仅是事关欧盟未来发展的关键问题,也是影响全球经济表现的关键问题。

毫无疑问,欧盟需要内部改革,但在今年,两大外部政治因素对其前景也很关键。首先是美国自动触发的财政悬崖,如果不能避免,可能将美国再次拖入衰退,世界经济也将广受抑制,欧洲亦然。其次,波斯湾的热战——以色列和/或美国与伊朗因后者的核计划而产生冲突——可能导致全球能源价格飙升。

不管发生那个情景,欧洲危机都会被放大:石油成本高企或新的美国衰退将伤害到哪怕是最坚挺的北欧经济体,更不用说已经陷入泥淖的南欧国家了。但是,即便如此,人道主义后果——特别是在爆发新的中东战争的情况下——仍极有可能压倒这两大前景对欧洲危机的影响。

诚然,欧洲危机看起来只是经济和金融性质的;但实际上有其政治核心,因为危机反映出欧洲缺少两样东西:货币联盟的政治框架——也就是说,更多的国家属性;以及创造这一框架的远见卓识和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