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60年之痒?

耶路撒冷—“欧洲好无聊:感谢上帝,为了你,也为了我,”我的对话者对我说。“如今,好戏在中东,增长在亚洲,希望在非洲,抱紧美国看拉美。欧洲什么都没有——它就是一片失去的大陆。”

当然,这番评论有点挑衅的意味,也充满了讽刺。几年前,说话者是美国外交界的重磅人物;如今,他是纽约的要人。他的挑衅凸显了一个欧洲必须接受和面对的悲惨的现实:欧洲已不再对美国有吸引力。

是的,2004年以来的欧盟扩大不及北约东扩。但这并没有造成真正的区别;时至今日,美国对北约的兴趣也在减退,这导致美国在利比亚事件中并未全力投入,对阿富汗也显然心不在焉。

本月早些时候,我在华盛顿参与了题为“奥朗德的法国:一年回顾”的对话。观众的平均年龄比我大多了(我今年66岁)。法国政治的复杂性激不起美国年轻人的兴趣——活该如此。如果我参与的对话叫做“选举前夕的默克尔德国”,观众就会更多一些、更年轻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