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欧洲的短暂假期

纽约—自去年11月以来,欧洲央行在其新行长德拉吉的领导下降低了政策利率,并分两次向欧元区银行系统注入了超过1万亿欧元的流动性。这暂时减缓了欧元区外围债务困扰国(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爱尔兰)的财政负担,减轻了欧元区银行系统爆发流动性枯竭的危险,也降低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去年秋天以来不可持续的融资成本。

与此同时,希腊避免了技术违约,并实施了成功的(也可以说是强迫的)公债重组。新的财政契约——以及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新政府——燃起了人们对可信紧缩和结构性改革承诺的期望。将欧元区新旧援助计划(欧洲稳定性机制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合并极大地扩大了欧元区防火墙规模。

但由此带来的市场蜜月很快就过去了。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利差再次开始抬头,葡萄牙和希腊的借贷成本则一直居高不下。与此同时,欧元区外围的衰退不可避免地正在深化并向核心区(即法国和德国)蔓延。事实上,衰退将在今年恶化,原因如下。

首先,先行财政紧缩——不管多么必不可少——在加速经济收缩,因为更高的税收和更低的政府支出和转移支付拉低了可支配收入和总需求。此外,随着衰退的深化,财政赤字将进一步扩大,从而需要新一轮紧缩。如今,由于财政契约的存在,即使是欧元区核心国家也将被迫采取先行衰退性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