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种族学校

我是很多人所说的“吉普赛人”,而我更喜欢“罗姆人”一词。我们在欧洲大概有1000万人。我们中绝大多数人过着第三世界的生活——不能住上大房子,也不能享受到医疗和教育。

我于20世纪60年代末出生在保加利亚的一个省辖市里。那时候,和其他东欧国家一样,保加利亚还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共产党不承认有少数民族的存在——我们所有人在形式上都是平等的。确实如此,我们很平等,以致于政府给我们很多人一个新的保加利亚人名字。一天,我这个叫做胡斯尼(Husni)的十几岁孩子就变成了伊凡(Ivan)。

但我们并不平等。罗姆人住在与其他人分开的贫民窟里。我们是二等公民。

我儿时最清晰的一个记忆就是我父亲对我和妹妹说:“教育是走向成功的钥匙。”他说:“如果希望那些非罗姆人把你当做平等的人,你必须接受比他们更好的教育。这并不容易。但如果你成功了,这不只会改变你个人,而且能够改变你这个民族很多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