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货币屏障

华盛顿——

德国财政部长萧伯乐(Wolfgang Schäuble)喜欢批评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说它们政府的政策“不负责任”。讽刺的是,正是德国政府的不负责任使得欧洲在债务危机悬崖边摇摇欲坠。

不难理解,德国公众对强烈抵制用纳税人的钱来为银行和债务国救援计划买单,于是德国政府明智地提出了“共同负担”机制,即让债权人承担损失。但这一新方案——该方案有个很奇怪的规定,违约只能发生在2013年下半年之后——违背了债务违约的基本经济学原理。

德国人应该不会忘记上一次大规模主权违约——1970年代的拉美。拉美的经验表明,当违约成本小于收益时,债务国就会选择那样做。如今,德国政府的方案正在将欧洲主要国家推向同样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