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地方主义的欧洲

柏林—多任务并不是欧洲当前一代领导人的优势所在。他们正确地给予了欧元区危机——欧元区未来最核心的问题——最高的优先级。但所有其他重要问题——其中又以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为最——几乎被完全忽视了。而在这一问题上——欧洲的对外关系,对所有欧盟公民的未来来说,这绝对是关键性的问题——重新国家化的阴影再次抬头了。

如今,我们可以勾勒出后美国时代国际秩序的大致轮廓——不仅包括新的结构,也包括其中的风险、威胁和冲突,没有一项容易解决。对欧洲——以及对世界其他地区——来说,金融危机只不过是深远变革的加速器而已。

在东亚,世界最有活力、也是未来全球经济发展的主导地区,主要势力——中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关于边界问题、领土主张、声望和未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冲突已呈爆发之势。在此之上还有维持了多年的朝鲜半岛和台湾冲突,随时随地都可能再度爆发。

东亚的地区势力之间几乎无多边框架可言,其状态就像是19世纪末的欧洲。幸好有美国的军事和政治部署保证着地区稳定。但是,至少是在中期,这样的部署隐含着引发中美之间全球冲突的大风险。此外,俄罗斯——它正在向东亚扩大影响,但囿于其经济和政治弱势,一直只是二流东亚势力——肯定也会寻求在如此发展态势中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