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欧洲的空头财政契约

美国剑桥—欧洲经济政策的推动力是政治统一的“欧洲工程”。这一目标体现于欧盟最近所致力甚深的“财政契约”上,根据该契约,成员国对不可违背的赤字上限的承诺将写入宪法。不幸的是,这份契约可能沦为欧洲经济现实屈从于迈向“前所未有的紧密联盟”的浮夸宣言的又一例证。

财政契约计划在最近几个月来进展神速,从政治上不受欢迎的“转移联盟”演变为危险的财政紧缩计划,最终将成为名存实亡的1997年增长与稳定公约修订版。看吧,今年晚些时候出台的协定根本无法改变欧洲的经济形势。

德国总理默克尔最开始提出的是“转移联盟”,德国和其他强劲欧元区经济体将逐年向希腊和其他困难经济体转移资金,作为交换,受助国的预算和税收将受到援助国的监督和管理。德国公众拒绝了这一德国纳税人向希腊的永久性转移支付计划,而希腊官员和希腊公众也拒绝由德国控制他们的财政政策。

接着出现的是去年年底在布鲁塞尔达成一致的财政计划,该计划完全抛弃了转移联盟的观点,转而支持所有欧元区国家都必须平衡预算。在该安排下,财政惩罚将“自动地”施加于违反平衡预算义务的国家。只要每个国家都实现平衡预算,就没有必要实行财政转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