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怀疑的一代

巴黎——看看1950年5月9日通过欧洲煤钢共同体启动欧洲统一计划的《舒曼宣言》,再看看2010年5月9日在拯救希腊和欧元问题上战战兢兢的提案,两者间的对比真是判若云泥。

当然,1950年的时候冷战还在肆虐,欧洲人的心思都在如何从二战中恢复过来。当时对创造性的想象有着迫切的需要——而且在适当的岗位上有着适当的人选。欧洲统一运动的总设计师让·莫内具有务实和勇敢的精神。向欧洲的领导者们提出统一概念的罗伯特·舒曼拥有坚定的基督教信念,正是这种信念帮助他创造了奇迹。

时代变了,人变了,精神也变了。坐落在华沙附近纳托兰的欧洲学院是检测欧洲人信念的最好的晴雨表。如果在这里受训、准备接任欧盟各机构内部职位的年轻精英们都不再相信欧洲的未来,那么问题就严重了。因为,如果连他们都对欧洲没有信心,谁还会有呢?

在纳托兰的校园里生活着来自30多个国家的研究生,他们把这里称为“金笼子”。他们通过(或应该通过)相互交流,成为许多人可能在入校前已经成为的人:“欧洲人”。至少,过去是这样的,也应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