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危险的陈词滥调

耶路撒冷-欧洲对缔造和平和国际行为规范的号召,必定会成为巴拉克·奥巴马寻求重建被其前任严重破坏的大西洋两岸国家联盟的基础。在这一努力中,美国新任总统以多快的速度回应阿拉伯-以色列冲突,对欧洲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对欧洲来说,耶路撒冷一直比巴格达更加重要,但是,乔治·沃克·布什却拒绝听取这一点。

欧洲无力帮助解决阿拉伯-以色列冲突,不是源自其在核心问题上的立场,这些立场只在细小的方面和美国所持的立场不同。相反,欧洲在这一问题上的无力源自其对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的 态度 。本质上,吸引和排斥的辩证关系植根于作为犹太人和欧洲人的集体良知之中。像丹尼·德·鲁格蒙在1946年所说的那样,欧洲是一个痛苦而饱受折磨的记忆,人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欧洲这个古老的大陆承受着两个和以色列有很大关系的负疚情结:殖民和犹太情结。巴勒斯坦的灾难受到这种欧洲负疚的直接影响。

以色列在欧洲良知最严重的危机中诞生为一个国家。对欧洲人来说,以色列的建立是为了补偿他们对犹太人所犯的罪行。但是,巴勒斯坦人对此可能付出的代价,又触动了欧洲人神经的另一痛处。因为欧洲仍然纠缠于这个表面上无法解决的难题,所以,以色列将此看作是用令人难以忍受的自以为是和说教式的会谈,来努力弥补其在中东外交中政治效能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