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欧洲绿洲

巴黎—非欧洲人对欧洲不像欧洲人那样悲观吗?对于某个大陆的问题,距离是产生更平衡观点的必要条件吗?

在几个月前的一次采访中,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王洪章委婉地表达了他对欧洲克制的热情。他引用中国成语评价欧洲:“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接着又说欧洲经济比许多人想象得坚挺得多。此外,尽管没有明说,但他表示在正确的价格买入欧洲的时机已经对头了。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如此乐观的态度。英吉利海峡另一头,英国的疑欧派对于远离“下沉的船”踌躇满志。但是,尽管《经济学人》最近说法国“拒绝承认出了问题”,其实英国人自己也是如此。诚然,法国今年既没有举办奥运会,也没有王室生日,但是,就经济而言,两国可以说坐在一条船上。

如果你像今秋的我一样去过美国或亚洲,那么欧洲的形象大概会有选择地更加光明一些:尽管欧洲仍被视为积极的模式,但已不再被看作全球行动者。从美国的角度看,欧洲不再是个问题,但也没有被当成世界问题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大概直接考虑欧洲的人例外(但是,即使对这些人来说,也是疑虑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