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信仰政策

去年秋天欧洲执委会否决我候选资格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意大利政府向欧洲委员会提名我为欧盟专员,而有人却宣称我曾在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和内政执委会前发表反同性恋言论,因此我被迫退出选举。如今当所有的争论都尘埃落定,新委员会也已就位,该来看看从此事件中我们可以汲取何种教训了。

第一个教训涉及到政治信息和报道准确的必要性。只有对热点事件进行公正报道,才能有民主政治。当然,每个人都有权利根据各自喜好发表评论、评价事件。但是媒体必须高度忠实于事实,否则,讨论就会过于失真以至于公民们不能准确评估它们的意义。记者没有权利为了歪曲事实而重造事件。

在我的案例中,对我的主要控诉可谓无中生有:我没有发表过任何有关反同性恋的评论,也没有越权将同性恋引入辩论。这都是我的对手做的。我没有引用最招非议的“罪孽”一词,也没有在辩论中将它与同性恋联系在一起。再次申明,那是我的对手做的。

而我所说的是:作为一个严格遵守教会教义的罗马天主教徒,也许,我会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孽。但是,除非我说过并且也相信同性恋是一种罪孽,否则我的信仰不应该被曲意理解为会对我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但是我没有说过这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