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反意识形态大选

发自巴黎-刚刚落下帷幕的欧洲议会竞选活动在欧盟的27个成员国当中都有着相似的氛围,那就是选民、候选人和媒体都把主要焦点放在了各国的国内议题之上。而或许恰恰因为这样,本次选举的弃权率平均高达57%,创下了自1979年首次选举以来的新高,与此同时,整个议会被右派阵营把持的现状,也没多大变化。

在2004年的选举中,重新整合了诸多右派和中右派小党的欧洲人民党团(EPP)拿下了全部785个议员席位中的288个。虽然今年英国保守党和捷克右翼党派相约脱离EPP另组右翼色彩更浓厚的新党团参选,令EPP会员数目有所减少,不过它仍然是最强大的力量,把736个席位中的267个收入囊中,而这也为何塞·曼努埃尔·巴罗佐再次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铺平了道路。

这个选举结果显得相当荒谬,因为欧洲正经历着有史以来其中一次最严峻的经济危机,就业岗位流失、生活水平下降,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担忧也不断增加。照理说这种情况下选民们应该用选票去惩罚在本国执政的右翼党派,然而这种威胁非但未能实现,反而在法国、意大利、波兰、丹麦以及在2004年选举中由基督教民主联盟赢得大多数议会席位的德国都显示了相反的结果。甚至在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些右翼党派沦为在野党的国家,右翼的地位也有所提升。

另一方面,左翼的社会党几乎在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在其执政的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和荷兰都丧失了支持,以致曾在上届议会中拥有215席的欧洲社会党团(ESP)在本次选举中也只保住了160个席位。而在社会党只是在野党的法国和丹麦这些国家,情况也未好转,只有希腊是个例外。在法国,社会党的得票率甚至几乎被由魅力超凡的丹尼尔·科恩-本迪特所领导的绿党联盟——欧洲生态党——所赶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