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欧洲的4%方案

华盛顿—对欧洲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夏天,因为尽管6月的欧元区领导人会议朝着银行联盟和对西班牙银行直接进行资本重组迈出了重要的步骤,欧元区和欧盟仍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改革计划实施缓慢;欧洲稳定性机制(ESM)在德国可能遇到法律挑战;荷兰和芬兰似乎在协定的某些方面打起了退堂鼓。

即使在最坏情形中,一定程度的欧洲内部合作也必定可以存活。但很难说我们所知道的欧洲能够幸免于哪怕是欧元区的部分解体。

如果你认为一个和数个欧元区外围国家应该脱离欧元“休个假”,那你必定低估了这一事件的经济和政治后果。如果两个或三个国家不得不离开,那么许多国家都会感到挫败感、信任的缺失以及深深的伤害,这将振动整个欧盟。

一个关键挑战是大量银行的疲软以及外围国主权债务疑云之间的负反馈环。由于银行买入了大量的母国主权债务,主权债务和银行危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而错综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