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rge Segal breadline sculpture Jennuine Captures/Flickr

大萧条的支持者

伯克利—在至今仍未结束的此次经济危机爆发早期,我曾经说过一些话,它们赢得过喝彩,常常招来笑声,并且永远给人们乐观的理由。我说,从欧洲和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验看,决策者不会重蹈他们的前辈在大萧条期间的覆辙。这一回,他们会犯下新的、不同的、但愿程度更小的错误。

不幸的是,这一预言看来是错误的。欧元区的决策者不但铁心重蹈20世纪30年代覆辙,还要以更残酷、更激烈、规模更大地重蹈覆辙。我没有料到会这样。

2010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我认为历史教训是如此显而易见,解决方案应该非常直观。逻辑十分清楚。如果希腊不是欧元区成员,其最好的选择将是违约、重组债务和货币贬值。但是,由于欧盟不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这将是作为政治工程的欧盟的一次重大挫折),希腊本应该获得足够的援助、支持、债务豁免和偿付协助,以抵消任何它可能从退出货币联盟中获得的好处。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ecJTe2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