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欧洲的难民机会

罗马—欧洲的所谓难民危机原本绝不应该成为一种紧急状况。安置一百万寻求庇护者不应该成为欧盟的艰巨挑战——欧盟拥有5亿公民,每年都要迎来三百多万移民。不幸的是,缺乏协作应对措施正在将这个可管理的问题变为一场尖锐的政治危机——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正确地警告的,这场危机可能毁掉欧盟。

大部分欧盟成员国都自私地只关注自身利益。这让它们彼此对立,也制造了恐慌,让难民的境况更加危险。明智的全面计划可以平息恐慌。相反,欧盟却偏好于寻找替罪羊——而希腊则是最新的指责对象。

希腊被指责在处理和安置移民方面做得不够。然而,即使希腊没有受到经济危机影响,要求像它这样的小国独自承担这一负担也是不合理的——特别是面临一年800,000多难民过境的情况。这是一个欧洲和全球问题,而不仅仅是希腊的问题。

应该负责的对象有很多。在希腊,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与欧洲经济区(European Economic Area)和挪威捐赠基金(Norway Grants)合作行动,预见到欧洲高层避难政策缺位可能带来的问题。2013年,它们合作成立了一个叫作“立刻团结”(Solidarity Now)的组织,由希腊公民社会精英运营。立刻团结组织只需要6,200万欧元就可以为明年需要住在希腊的50,000难民中的15,000人提供照顾。但是,尽管欧洲承诺拿出5亿欧元帮助希腊管理这场危机,但一些成员国并没有拿出应当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