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应对欧洲的政治极化

巴黎—欧洲的2015年始于极左翼的左翼联盟党(Syriza)赢得希腊选举,终于另外三场证明了政治极化日益兴盛的选举。在葡萄牙,社会党(Socialist Party)与此前的死对头共产党结成同盟。在波兰,民主主义的劳动与正义党(PiS)赢得了足够的支持,能够独立组阁。而在西班牙,另一个极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Podemos)的崛起终结了中左翼的西班牙社会工人党(Socialist Workers’ Party)和中右翼的人民党(Partido Popular)的传统霸权。(此外,在法国,由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也在今年12月的第一轮选举中尽显强势,尽管最后没有赢得胜利。)

个中意义显而易见:选民日益对主流政党深感失望,并愿意给主张激进替代方案的政党一个机会。他们给予支持的政党尽管彼此之间十分不同,但都指责欧盟应该为本国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糟糕状况负责。

诚然,如今激进化并不是欧洲的特有现象。我在其他文章中指出,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所以能崛起,背后的许多因素与勒庞越来越受到欢迎是一样的。欧洲问题的严重之处在于激进政治与主流治理之间的碰撞。

30年来,在大部分欧盟国家执政的中右翼或中左翼政党都持有广泛取得共识的欧洲观。尽管政策上存在分歧,但在思想上是一致的,思想上的一致造就了单一市场、欧元和扩大的欧盟——并形成了政治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