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为何欧洲在伊朗问题上支持奥巴马

帕尔马—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眼看着快要下令以军总动员了,而美国的共和党也在准备与总统奥巴马的政府决一死战,只待与伊朗达成架性核协议。然而这一框架性协议在欧洲受到了几乎一致的欢迎。是什么导致了西方内部对一个至关重要的地区和全球威胁态度如此不同?

许多因素都在起作用。当然,其中之一是欧洲——或者准确地说是英国、德国和法国——与伊朗谈判已逾十年。在小布什总统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之前,欧洲关键成员国便已认定外交是比战争更好的办法。

欧洲的方针一步一步地得到了证实。当然,形成如此结果的关键是美国情报部门报告说所有证据表明伊朗很久以前——2003年——就放弃了发展核武器的实质计划。

伊朗这样做不难理解。只要在20世纪80年代悍然发动持续了八年的对伊朗战争、西方影响力人士公开指责寻求拥有核武器的萨达姆仍在掌权,伊朗政府发展核武器的计划就有一定的现实逻辑。而在2003年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伊朗最紧迫的安全威胁已经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