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的难民健忘症

巴塞罗那—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数百万欧洲公民沦为难民,因为敌军的占领或驱逐而流离失所,为此,一套国际机制发展起来以协调有效应对和改善流离失所者的境况。一个世纪后,另一场移民危机正在上演,而这一回,欧洲有能力为绝望的人们提供安全港。但它没有响应起来,它的许多应对措施与情况的紧迫性不匹配。

2015年才过去几个月,但已有38,000多人试图供北非渡过地中海来到欧洲。大约1,800人在途中丧生——是2013年全年因此死亡的人数的两倍多。

令人失望的是,许多欧洲人对于这场与一个世纪前欧洲所遭遇的情况十分相似的人道危机的反应是反对国家接受更多难民。他们忘记过去的速度真是迅速。

更糟糕的是,一些欧洲人希望我们忘记。今天的情绪受自我定位为民族身份捍卫者的民粹主义政党的煽动。他们认为,欧洲面临巨大的人口流入,这会给其经济、劳动力市场和文化带来更大的制约。只要稍稍回顾一个世纪前的情况,你就能发现这一论调的后果有多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