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愿景赤字

本月罗马条约50周年的庆祝来得正是时候。因为,现在是欧盟结束其在法国和荷兰拒绝欧盟宪法后自我实行的“反思阶段”,并且重新开始50年前在罗马开始的联合进程的时候了。

这一反思阶段毫无实际反思,而欧洲领导人并未向欧洲公民提出任何新的根本性愿景。那么,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其有关欧洲政策的首次议会声明中所称的欧洲“重建”又如何实现呢?

在理论上,在欧盟的未来上存在三种相互竞争、根本不同的愿景。有些依旧采取“民族国家的国家”形式。这些思想家经常被错误地称为“联邦主义者”。他们把欧盟宪法称为朝向欧洲联邦的必要一步。

人们宣称民族国家的道义实质被过往的敌对所大幅削弱而给这样一种联邦提供理由,或者联邦可以作为限制潜在的新冲突的切实的预防性措施。而且,英国政治学家摩根曾经说,一个强有力的泛欧身份认同概念同样要求泛欧国家,欧洲的精英们如果维持对美国的永久性战略依赖立场是不负责任的。与这一观念有关的是,只有一个强大的欧洲才能够挽救“欧洲社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