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需要在古巴问题上保持团结

布拉格——5年以前,几个后共产主义国家的加入使得欧盟成员国从15扩大到25个,席卷中东欧大地的丝绒革命(Velvet Revolutions)的梦想几乎在欧盟成为现实。但尽管柏林墙和铁幕也许已经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但其他许多苏联遗迹仍然切切实实地摆在面前。世界上的有些地区已经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也有不少地区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来部署防御策略。其中一个一成不变的地方就是古巴,虽然菲德尔·卡斯特罗已经决定退休,并把权力的指挥棒交到了他兄弟劳尔的手中。

5年之前的3月18日,卡斯特罗政府宁肯镇压瓦瑞拉方案(Varela Project)和其他公民团体计划,也不愿冒着让民主改革的星星之火像在前苏联阵营那样燃遍古巴的危险。75名被逮捕的政治犯中包括持不同政见人士、独立记者、公民团体领袖和图书馆馆长,这些人胆敢公开向外界讲述古巴民众的真实生活。尽管其中4名被关押者不久前刚刚获释,但这75名政治犯中仍然有55人被监禁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中。一般来讲,释放这些在押犯的唯一理由是他们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

因为人权、民主和法治观念在欧洲占据了重要的地位,我们感到呼吁人们抵制这种肆无忌惮的不义行为是我们的责任。就在不到20年前,还有政治犯集中在欧盟的边境,他们被剥夺了言论和表达自由的基本权利,时刻生活在被人告发的恐惧之中,梦想着享受“西方”欧洲民众早已习以为常的一切事情。

古巴的独裁政权仍然大权在握——这与共产党政府在前南斯拉夫、波兰、前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所作所为异曲同工——其中后三个国家曾经是苏联的领土——他们依靠发动宣传、审查和暴力攻势来制造恐怖气氛。与此相似,欧盟其他国家所表现出来的团结一致最终促成了变化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