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必要的移民

柏林——球迷高举横幅欢迎饱受战争蹂躏的中东难民,踏上德国的土地是如此感人至深。德国是绝望及受压迫者、战争和掠夺幸存者崭新的乐土。

就连德国不常做好事的流行小报都表示愿意帮助难民。当英国和其他国家的政客撮着手解释为什么就连数量相对较少的叙利亚、利比亚和伊拉克或厄立特里亚难民都对其社会结构构成致命威胁的时候,“默克尔妈妈”却承诺德国不会拒绝任何真正的难民。

预计今年将有约800,000名难民进入到德国境内,而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却为不到 30,000份庇护申请大惊小怪,不怀好意地警告穿越北海的“大批人群”。而且和默克尔不同的是,卡梅伦要为煽动利比亚战争,导致数百人民众生活无法忍受承担一定的责任。难怪默克尔希望其他欧洲国家在强制配额制度下接收更多的难民。

事实上,尽管政客们说得吓人,但与德国相比英国多民族杂居度更高,某些方面开放度也更大。伦敦的国际化程度远超柏林或法兰克福。而且从总体上看,英国已大大受益于移民潮。事实上,国家卫生局已经警告减少移民接收人数将导致英国医院严重人手不足,并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