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需要B计划

纽约——
欧盟是在卡尔·波普尔所谓的“零碎社会工程”(piecemeal social engineering)的思想下产生的。一群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在“欧洲合众国”思想的启发下认定,通过设定有限目标、动员达到这些目标所需的政治意愿并最终缔结要求各国牺牲在政治上能够容忍的最大限度的主权的条约,这一目的可以逐步达到。战后的煤钢共同体就是这样最终转型为欧盟的——每次都踏进一步,并且知道每一步都是不完善的、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再向前迈进下一步。

二战殷鉴、苏联的威胁、以及深度一体化的经济利益给了欧盟缔造者必须的政治意愿。这一过程为其自身的成功奠定了基础,而苏联的解体和德国的重新统一让这一过程看上去有了非常美好的前景。

德国人认为,更加深入的欧洲一体化是德国重新统一的必要条件,德国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德国人通过把蛋糕做大来调解国家间利益冲突,在德国的帮助下,欧洲一体化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签署和欧元的诞生中达到了高峰。

但欧元是一种不完全货币:只有中央银行,没有中央财政。欧元缔造者对这一缺陷心知肚明,但他们认为,随着需求的出现,更进一步所需要的政治意愿自然而然就会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