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产业战略的回归

伦敦—产业政策正在许多发达经济体卷土重来。产业政策在奔腾的20世纪80年代被视为此前十年停滞的罪魁,因而惨遭抛弃,如今,它被日益视为阻止工作阶级选民倒向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方法。但制定现代而与有效的产业政策绝非易事。

欧盟从2014年以来一直在试图为解决这个问题制定一个一致框架。当时它发布了一份关于产业政策利弊的分析。英国更进一步,在1月发布了关于制定产业战略的绿皮书。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专注于产业政策,尽管他的产业政策包括了大量国家干预和保护主义措施。

特朗普的退步版产业政策仍然只是提纲挈领,但缺点已经暴露无遗。欧洲的产业战略方针倒是令人有些憧憬,原因之一是其中可能避开了过去强调“遴选赢家”的广泛干预。比如,在英国,预计政府将把注意力集中在“定向干预”,旨在创造积极的激励、纠正市场失灵,以及解决社会、地区和部门失衡。显然,政治领导人已经从历史中汲取了一些重要教训。

但仍然存在一些严重的问题。欧洲各国政府似乎认为它们可以实施权宜政策强化当下的“看不见的手”,并且这些政策最终能够完美契合于一套一致的框架。这过于乐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