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飘飘欲仙的欧洲

柏林——新获得行动能力令欧洲及其内部的民族政府非常陶醉——这也并不是毫无理由。就在几个星期以前,有谁能够预料到最终是由分裂的欧洲,而不是美国,来决定如何遏制全球金融危机的势头?

严重危机是决定性的历史时刻。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过渡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新总统选出。此外,乔治·W·布什似乎比所有一般的“瘸鸭”总统更加弱势,留下了全球权力的真空地带,而这一真空已经被法国总统兼现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尼古拉·萨尔科奇的活跃所填补。萨尔科奇在格鲁吉亚危机期间已经扮演了这样的角色,现在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通过成立有15个欧盟成员国参加的欧元团体,法国总统拥有了在政治上发挥积极作用的可以依赖的先锋集团。特别是在金融和货币问题上,欧盟的制度基础非常稳固——欧元是欧盟国家的通用货币、欧洲央行是金融和货币管理的统一机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的预算和债务标准具有强制约束力。事实上,目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已经再次表明,欧盟在融合了各成员国利益的领域非常强大,但在未能实现这一目标的领域却非常薄弱。

当然,我们并没有战胜危机。我们只是赢得了时间,可以缓一口气——仅此而已。像过去几周内的全球金融体系一样,当你脚下就是万丈深渊的时候,哪怕只是暂时拥有一块坚实的土地可以落脚,也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