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不平等、移民和伪善

美国剑桥—欧洲移民危机暴露出正在进行的关于经济不平等性的争论的一个根本性缺陷——或者令人瞩目的伪善。真正的进步分子难道不应该支持全世界所有人机会平等,而不是幸运地生长于富裕国家的人才有机会平等?

许多发达国家的思想领袖鼓吹一种应得权利(entitlement)思想。但应得权利止于国界:他们认为在个体国家内进行更大规模再分配是绝对必要的,但新兴市场或发展中国家的人不在此列。

如果说当下关于不平等性的担忧完全属于政治范畴,那么这一内向视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穷国公民无法在富国投票。但富国不平等争论的论调有悖于一个道德标准,它心安理得地忽视境况差得多的数十亿其他地区的人。

我们决不能忘记,哪怕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停滞,富裕国家的中产阶级在全球范围内仍属于上层阶级。全球只有15%的人口生活在发达国家。但发达国家占据了全球消费和资源消耗的40%强。诚然,增加富人税收有助于减轻一国内部的不平等性,但这无法解决发展中国家深度贫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