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捍卫英国退出后的欧洲

马德里—据说好事总是降临到耐心等待的人头上。果真如此的话,那么姗姗来迟十年的欧盟新全球外交和安全政策战略(Global Strategy on Foreign and Security Policy)就是一件大好事。实际上,它正是欧洲所需要的。但其发布时机——英国投票脱离欧盟之后立即发布——可能导致它变成鸡肋。欧盟如何推进该战略将是欧洲工程未来的决定性因素。

该战略由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德里卡·墨赫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制定,可谓切中要害:它提供了一个一致的指导性愿景和一个采纳具体政策的灵活框架。它实现了务实和进取的完美平衡,承认欧盟的局限性,并精确指明了需要的改进之处。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该战略“接地气”的视角可谓开宗明义:“我们需要一个更强大的欧洲。”这表明它与发布于2003年的上一版过时战略有了重大改变。上一版的第一句话显得相当别有用心:“欧洲从未如此繁荣,如此安全,如此自由。”

具体而言,该战略强调欧洲保持软实力的重要性,其中潜在的扩张在这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同时也承认光有软实力不足以确保安全。此外,它所给出的解决地区挑战的愿景要比解决全球挑战的愿景具体得多,这间接地给出了欧盟全球方针制定的正确顺序。个中含义是明确的:欧盟需要先在周边团结一致,然后才能争取更大的角色。

所有这些都很好,但如果欧盟领导人不像墨赫里尼所说的那样“联合”起来以确保该战略的潜力得到充分实现,一切都是空谈。而到目前为止,前景并不十分乐观。

 “英国退出”已经让全球市场陷入混乱,也提出了关于欧盟未来的严肃问题,它让新安全战略的发布黯然失色,在最近的欧洲理事会峰会决议中对后者几乎没有提及。更糟糕的是,英国公投并没有启发欧盟领导人进行急需的扪心自问,反而似乎刺激了许多人让国家政治利益——更不用说个人野心了——来指导思维。

这一自利冲动可以从欧洲议会主席马丁·舒尔茨激烈的评论中一窥端倪。舒尔茨要求英国立刻启动第50条(退欧程序)——这显然是为了警告他的政治对手、呼吁谨慎考虑和给英国时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这一自利冲动也可以从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强硬姿态中一窥端倪。奥朗德如此反应似乎受到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马琳·勒庞可能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与他进行一番恶斗的刺激。另一个可以清楚地表明这一自利冲动的现象是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为了控制即将到来的英国退欧谈判而斗得不可开交,欧洲理事会担心的主要是鼓励成员国的自治权。

长期以来,正是这种短视损害了欧盟在世界和成员国(通过强化无能和愚蠢的印象)的形象。如果这一局面继续下去,如末日论者所警告的,英国退出可能标志着欧盟解体。相反,如果欧盟领导人站出来直面英国退出所带来的挑战,团结一致地实现新全球战略中所提出的愿景,那么欧盟能够从这一混乱时期中走出并变得比以往更加强大。

在不确定的时代,欧洲必须决定如何应对它所面临的生存挑战。明智的前进之道是通过尽量扩大集体优势来尽量缩小劣势。否则——像英国所选择的那样,各国各走各路——就将失之鲁莽。但最危险的方针——将带来最严重的冲突和不安全的方针——是继续假装统一,同时各自为政。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欧盟领导人已经失去了一个重要机会。他们本可以主导制定欧洲的愿望和起草反映这些愿望的安全战略的过程,将它转换为关于欧盟应该怎样的大讨论,在包括最近的欧盟理事会等场合进行。他们不应该再次失去已经出台的新战略所带来的机会。

这些机会不会每天都有。新欧盟战略标志着欧洲新篇章的开始,还是标志着欧洲工程的死亡,取决于欧洲领导人是否可以克服狭隘,致力于合作。早期的转变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