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欧洲破网而出

马德里——11月18日,当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竞选中奠定令人震惊的胜势之际,布鲁塞尔正在举行纪念已故捷克斯洛伐克(后更名为捷克共和国)首任后共产主义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政治遗产的会议。随着世界进入到特朗普时代,尤其是在欧洲,这种遗产的重要性可谓无与伦比。

很难想象两个人的不同能超过哈维尔和特朗普。前者是一生为真理而奋斗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不知疲倦地希望发掘民众和社会最好的潜质。而后者则是自恋的骗子,通过利用人们最原始的情绪来获得权力。

哈维尔的价值观与二战后带来前所未有和平及繁荣的推动自由世界秩序的发明创造非常相似。但特朗普的当选表明美国可能不再奉行这些价值观,更不要说继续履行其在二战后维持国际秩序的义务。

由此带来的战略空白创造出由其他某种全球势力接过领导责任的机遇——事实上也是一种不顾一切的必需。欧盟能比其他任何全球势力更准确地把握和践行支撑自由世界秩序的理想和原则,因此应当成为接过自由世界衣钵的继任者。问题在于,至少从现在的情况看,欧盟似乎无法完成这样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