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欧洲破网而出

马德里——11月18日,当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竞选中奠定令人震惊的胜势之际,布鲁塞尔正在举行纪念已故捷克斯洛伐克(后更名为捷克共和国)首任后共产主义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政治遗产的会议。随着世界进入到特朗普时代,尤其是在欧洲,这种遗产的重要性可谓无与伦比。

很难想象两个人的不同能超过哈维尔和特朗普。前者是一生为真理而奋斗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不知疲倦地希望发掘民众和社会最好的潜质。而后者则是自恋的骗子,通过利用人们最原始的情绪来获得权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哈维尔的价值观与二战后带来前所未有和平及繁荣的推动自由世界秩序的发明创造非常相似。但特朗普的当选表明美国可能不再奉行这些价值观,更不要说继续履行其在二战后维持国际秩序的义务。

由此带来的战略空白创造出由其他某种全球势力接过领导责任的机遇——事实上也是一种不顾一切的必需。欧盟能比其他任何全球势力更准确地把握和践行支撑自由世界秩序的理想和原则,因此应当成为接过自由世界衣钵的继任者。问题在于,至少从现在的情况看,欧盟似乎无法完成这样的任务。

欧盟曾为自由世界秩序做出过宝贵贡献,从树立气候变化榜样到合作推进遏制伊朗核计划的可行协议。但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表现出真正的全球领导力。想想灾难性的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拙劣的利比亚干预行动或者更痛苦的是,其对持续移民危机严重不足的反应能力。

总之,虽然欧洲是位可靠的球员,但却从未出色地担任过队长职务。究其原因,并不是因为缺少希望。举例来讲,确立欧盟全球权力的核心地位曾经是备受争议的2003欧盟安全战略目标。特朗普获胜后,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德里卡·莫盖里尼宣布欧盟正在成为“不可或缺的力量”。

但言论和现实之间差异巨大,这就是欧洲的实际情况。美国大选后参与积极性不高的欧洲外长紧急会议明确地提醒人们,欧洲需要付出多少努力才能填补特郎普放弃美国全球责任所造成的真空。

现实是欧盟缺乏远见和影响力。成为世界核心需要以硬实力或软实力为基础的磁性支撑。在21世纪初欧洲扩张的鼎盛时期,欧洲曾经拥有过这样的影响。就在2013年新欧盟示威期间欧盟或许仍拥有这样的影响力,当时年轻的乌克兰人为争取本国与欧盟的联系而勇敢地奉献生命。今天,随着欧盟及其成员国将注意力转向国内,这种吸引力逐渐消失了。

现在,随着英国脱欧展开和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解体,欧盟很有可能陷入解体之中。就算没有,欧盟也最有可能成为其霸主国德国践行领导力的平台。从某些方面讲,欧盟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现在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如果没有德国政府的默许布鲁塞尔什么也做不成。安格拉·默克尔总理单方面承诺欢迎难民和由德国主导与土耳其签署遏制难民协定就凸显了这样的现实。

这样的结果问题重重——甚至具有悲剧性。欧盟本应是一次超国家尝试,主导它的是哈维尔所倡导的弘扬共同利益的集体行动精神。尽管德国肯定是个温和的霸主,但一国主导欧洲违反了创建欧盟的基本精神。

从更实际的角度,德国也无法成为符合欧洲需要的足够强大的世界领袖。在我们这个日益信奉霍布斯哲学的世界里,必须向世界展示常规力量。德国传统上对硬实力的厌恶将阻碍该国和欧洲在全球范围内投射影响力。

可以肯定,欧洲其他国家能以某种形式贡献自己的力量。 最值得注意的是,可以重振协调和精简欧洲防务这项长期工作。幸运的是,近几周在这方面出现了积极的迹象,欧洲外长和防长同意推动合作。将上述努力置于事实上的德国领��之下并不是最佳选择,但考虑到现实情况,它或许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期望欧洲取得理想成果是不现实的。而且,如哈维尔所说,坚持乐观主义——相信事情会取得很好的结果——是毫无意义的。 相反,我们必须找到希望的理由——相信事情终将取得合理的结果。达到目的唯一的方法是诚实地对待自己、清醒地看待我们可以和必须做些什么,以确保取得最好的结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欧洲有能力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但缺乏实现目标所需的自信和专注。现在是时候认清这一点,认清自由世界秩序所面临的真正威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充满挑战的现实生活中捍卫我们的利益和理想。我相信,这才是哈维尔今天要说的。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