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民主高于主权的欧洲

发自米兰——欧盟的未来不一定会由近期荷兰、法国、德国和意大利选举的投票所决定,但这些选举的结果将对欧洲的命运造成深远的影响。

正如荷兰的格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和法国的玛琳·勒庞(Marine Le Pen)等右翼民粹主义反体制分子近乎狂热的竞选运动所展现的那样,民众的反欧盟情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广泛。但也存在着支持改革和重塑欧盟的迹象——这一信息也得到了法国的伊曼纽尔·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和德国的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这类候选人的拥护。

任何有说服力的亲欧盟竞选活动都必须解决欧元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已经在欧盟28个成员国(英国脱欧后为27个)中的19个国家通行的共同货币已经成为欧洲一体化远景的主要阻碍因素。虽然欧元危机最凶险的时期已经过去,但欧元区的架构仍然脆弱。一旦出现新的波动,对其存续能力的怀疑极易卷土重来。

而共同货币脆弱性的根源则来自于《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框架的缺陷,该框架规定欧元区成员国在维持共同货币政策的同时可以制定符合共同财政规则的单一财政政策。但仅仅存在财政规则并不足以确保各国一定会遵守,在欧盟一级也缺乏强制机制以确保财政纪律的充分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