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洲的两个未来

巴黎—欧洲似乎又一次站在了岔路口。一个方向上是悲观派所描述的未来,他们说,兴盛的民粹主义运动和欧元贬值是欧洲大陆滑向地缘政治和经济灾难的明证。另一个方向上是迈向欧洲一体化和重新崛起为全球力量的康庄大道——乐观派说,随着欧洲大陆的觉醒和认识到它必须能够抵御最恶劣的风暴,它一定会走上这条路。

不知道未来会向哪条路发展。欧洲是“一个老太婆,已经不再丰润,活力尽失”P教皇方济各在去年11月的欧洲议会演讲上如是说)吗?还是一只即将(再次)涅槃的凤凰?当然,结果取决于欧洲人对当前的艰难如何反应。而在他们思索选择时,最好考虑一下外部是如何看待欧洲大陆的?

首先,很重要的一点是承认前景并不美妙。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已经过去了七十年,但犹太人仍然在各大欧洲城市被袭击和谋杀。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已经过去了50多年,欧洲穆斯林面临的其歧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俄罗斯支持的分裂主义者——甚至还有俄罗斯军队——正在乌克兰与政府军打仗,战争幽灵再一次飘荡在欧洲大陆上空。而希腊极左翼政府的当选也引起了欧元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的质疑。

另一方面,欧洲曾经面临过更糟糕的情况——比现在糟糕得多——并且也变得比以往更强大。二十世纪上半叶过去后——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时期——欧洲大陆领导人从战场归来,为维持欧洲和平打下基础。欧洲也许永远都不能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央,但它可以继续成为重要行动方和有吸引力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