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重建欧盟-土耳其关系

罗马—今年晚些时候,土耳其将承办2015年G-20领导人峰会,这也是G-20政府首脑第十届年度会议。土耳其在世界舞台上出任主角的时机可谓怪异,因为它正在被日益扩大的动荡周边所包围。

事实上,两大地缘政治秩序正在土耳其的近邻分崩离析:后冷战时期与俄罗斯的和解,以及1916年赛克斯-皮科协定(Sykes-Picot Agreement)和1919年凡尔赛和约(Treaty of Versailles)所确定的中东诸国边界线。欧盟和土耳其从未如此需要对方,也很少想去如此遥远。

土耳其已不再是其总统埃尔多安12年执政时期前半段的地区新星了。土耳其经济繁荣、迈向真正民主国家、成为该地区许多人的希望源泉的日子早已不再。如今,土耳其面临着多重挑战:日益加剧的极权主义、萎靡不振的经济增长,以及每况愈下的库尔德地区和平进程。土耳其与叙利亚有900公里的接壤边界,这让它成了近两百万叙利亚难民的栖身之所,并极易受到伊斯兰国的攻击和渗透。与伊朗和以色列交恶已是根深蒂固,并且土耳其变得日益依赖来自觊觎重塑昔日辉煌的俄罗斯的能源。

土耳其无法独力应对这些挑战。欧盟贡献了土耳其近40%的贸易、70%的外国直接投资和50%多的旅游业收入。与此同时,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土耳其与其南方邻国的经济关系每况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