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欧洲的战略集结号

马德里——六月末,希腊疾速滑向内爆,而欧盟则被越来越汹涌的移民内部辩论所吞噬。这听上去或许不像欧洲理事会最终批准起草期待已久的欧盟新“全球外交及安全战略”的最佳时机。但事实却的确如此,理事会6月25-26日会议的决议当中就包含上述批准决定——还有明确的提交日期。上述举措有可能彻底改变欧洲应对当前诸多挑战的解决办法,或许更重要的是,能为欧盟注入其迫切需要的目的性。

欧盟显然需要新的安全战略。2003年出台的现行战略已经严重过时,这一点集中体现在其开篇的序言之中:“欧洲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繁荣、安全和自由。”今天显然已经不再如此。

欧洲所处的长期混乱是其越来越复杂的内外部现实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四大相互关联交错的生存威胁。首先,俄国已重新挑起欧洲本以为早已解决的传统安全威胁。其次,跨国恐怖主义带来了多方面的本质性危险。第三,正在兴起的移民危机就欧洲的价值观和身份提出了质疑。最后,普遍缺乏对未来远见的欧洲计划已经导致了欧洲各国的不满,进而破坏凝聚力并反过来影响了欧盟对所面临考验的解决。

这些问题彼此激化加剧。恐怖组织活动导致邻近地区暴力动荡,致使越来越多的人口选择向欧盟移民。移民群体难以融入欧洲社会有时会导致激进运动,为民族主义政客提供口实并进一步分裂欧洲。俄国领导人也在暗中努力破坏团结,失去了团结的欧盟无力应对所面临的威胁。所有这一切严重挑战了欧盟的全球作用,同时削弱了欧洲计划本身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