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solana107_ValeriaFerraroSOPAImagesLightRocketviaGettyImages_turkishelectionwomencelebrating Valeria Ferraro/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土耳其民主不利,但没有出局

马德里—土耳其与西方的关系显然正在经历一个极其微妙的阶段。在总统埃尔多安治下,土耳其政府的外交政策日益反覆,国内民主范式也在遭到蚕食。土耳其及其名义上的西方盟友之间的日益分歧进一步证明了全球合作的式微。但这并不是不可扭转的。

最近的恶化主要是因为土耳其(作为一个北约成员国)采购并接收了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北约认为S-400与其自身系统不兼容,美国并且认为其存在将威胁到其ne新的 F-35战机的安全,土耳其表示有兴趣购买F-35战机。作为报复,美国政府将土耳其踢出了F-35联盟名单,并考虑要采取制裁

与此同时,埃尔多安也没有息事宁人。他威胁要对叙利亚东北部进行军事干预,这让美国相当担忧。美国试图赢取时间与土耳其达成粗略的初步协议,在那里建立一个安全区。库尔德力量主宰着这一地区,并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起着关键作用,如今,他们只能寄希望于美国总统不会抛弃他们。

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紧张也有所加剧,原因是土耳其政府最近决定派遣钻井和勘探船在塞浦路斯周边寻找新的碳氢化合物储量。欧盟指责土耳其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并已采取制裁。作为回应,土耳其宣布中止阻止难民前往欧盟的2016年协议。尽管该协议的实际作用现在已经微不足道,但对欧盟-土耳其关系的改善具有象征意义(尽管只是暂时性的)。

土耳其-欧盟关系自2005年以来急剧恶化,当时,土耳其(埃尔多安担任总理)开启了欧盟入盟谈判。土耳其刚刚取消死刑——这是加入欧盟的先决条件之一——并且大约60%的土耳其公民对融入欧盟持支持态度。但如今,埃尔多安恢复了死刑,并且只有不到40%的土耳其人支持加入欧盟。

土耳其加入欧盟程序的停顿反映了几个因素。2004年,欧盟吸收了十个新成员,大部分是中欧和东欧国家,此后,欧盟陷入了一种“扩张疲劳”,并因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而加剧(此后只有克罗地亚一个国家加入欧盟)。在此期间,欧洲工程进入了一个内省阶段,欧洲身份也出现了一种令人困惑的种族-宗教的主流解释。土耳其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汗·帕穆克(Orhan Pamuk)哀叹,欧洲“远离了土耳其。”对于他这样的热心欧洲人,大衰退也成为大沮丧的开端。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与此同时,埃尔多安忙于巩固权力,迄今为止,这一无穷无尽的任务一直让他无暇旁顾。他对国家的控制日益收紧,这导致土耳其民主的一些基本支柱遭到破坏,如言论自由。尽管欧盟谴责了这一趋势,但毋庸置疑,反民主政府已经在其内部滋生。在有争议的2017年全民公投中,土耳其选民以微弱多数支持政治制度改为总统制,一位欧盟领导人特立独行地恭喜了埃尔多安: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和欧尔班一样,埃尔多安擅长动员支持自己的公共观点,即使这意味着“翻脸”。西方绝非其反覆无常的唯一受害者。比如,埃尔多安在叙利亚的矫揉造作便违背了起政府早先的“与邻为善”的政策,其日益个人化的统治也影响到了土耳其经济,扼杀了公共辩论,也让公众陷入了深度极化。

但尽管存在这些问题,土耳其仍是一个有活力的多元化社会,拥有极其坚韧的民主精神。最近的伊斯坦布尔市政选举说明了这一点,在3月份的最初投票中,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AKP)以微弱多数胜出,但伊斯坦布尔决定重新投票。6月,伊斯坦布尔市民不屈不挠,不知疲倦、成群结队地回到投票箱前,让主要反对候选人艾克雷姆·伊玛摩格卢(Ekrem İmamoğlu)大获全胜。伊玛摩格卢凭借信息全面的积极选战,拿下了AKP最具象征意义的据点。自1994年埃尔多安本人成为市长以来,伊斯坦布尔一直由AKP执政。总统的名言—— “谁赢得了伊斯坦布尔,就赢得了土耳其”今天有了完全不同的含义。

和土耳其民主的状态一样,土耳其与西方的关系也受到了伤害,但没有达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埃尔多安似乎认为,他的国家的地缘战略重要性让他能够继续左右逢源。但并不拥有全权委托:毕竟,土耳其也需要西方。事实上,两者在互相谴责之间和睦相处;它们有众多共同挑战,因此有的是合作机会。东地中海天然气储量的发现可能为塞浦路斯和平谈判重启提供激励,同时也提振了欧盟-土耳其恢复邦交的动力。

土耳其对西方的态度不会一夜之间转变。但最近——以及此前——的政治发展局势表明,改变的潜力巨大。我们要铭记,早前土耳其追求的欧洲梦让伊斯兰主义者埃尔多安和世俗主义者帕穆克彼此靠拢,尽管他们之间差异巨大。

不幸的是,这个欧洲盟,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现在遭到了阻挠。但土耳其押注于一体化——欧洲一体化——永远不会晚

https://prosyn.org/9CwJMzQ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