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欧洲的主权幻觉

马德里——欧盟由成员自由意志、而非军事力量推动的民主整合已经站在了制度创新的最前沿,并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今天,欧盟的情绪与其说倾向于“合作”,还不如说更倾向于“冲突”。

某些成员国在伸手索要资金援助的同时仍在鼓吹自己单方面行动的主权权利,还有些则像是纯粹的债主,无视当前债务危机已经造成的社会痛苦。要想回到创新一体化的道路上来,欧洲需要建立能支持合作伙伴和友国间有效合作的全新公众讨论框架,而不是任其助长对手间看似不可调和的冲突。

总体而言,欧洲一体化进程可以算得上和谐、有序和公正。不太富裕的成员国受益于诸如结构基金团结基金,利用基金所提供的丰富资源提高本国的人均收入。但长期难以缓解的经济危机已经改变了上述国家民众的看法,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欧盟成员国资格起到了更多的负面作用。

不出所料,上述变化激起了强化“民族主权”的要求,而民粹主义政党,如希腊新当选的激进左翼联盟,已经利用这样的变化取得了选举的成功。无论右翼还是左翼党派都把国家主权与所谓的“外部势力”尖锐对立,并试图扭转欧盟的政治核心轴。正是这种极度简化的观点成为凝聚希腊执政联盟的唯一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