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欧洲需要工作岗位

柏林—1997年,当欧盟首次举行增长和就业峰会时,泛欧盟失业率为11%。去年秋天,当欧盟再次举行增长和就业峰会时,情况没有太大变化。欧元区失业率为11.5%——2008年一季度曾达到过6.8%的低点。

欧盟要想兑现其和平与繁荣的承诺,就需要找到办法为更多欧洲公民创造机会。年轻人失业率尤其令人担心,即使是在就业数字相当积极的国家;在劳动力市场情况较差的国家,这意味着潜在社会和政治动荡。

劳动力参与度不但与收入水平相联系,也与自尊、社会包容和社会地位相联系。游离于劳动力市场外增加了贫困和健康恶化的风险,失业状态维持越久,伤害就越大。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在日后的生活中的机会也更少——这是对教育和技能的浪费,对国民经济造成消极影响。

平心而论,一些欧盟国家在抵挡危机方面做得相当出色。根据博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可持续治理指数(Sustainable Governance Indicators ,SGI)项目的新社会公正排名,奥地利、丹麦和德国在劳动力市场易入性方面名列三甲,随后是瑞典和芬兰。但即使在这些国家,也存在改善空间。比如,丹麦曾经被视为劳动力市场改革典范。但是,自欧元危机爆发以来,丹麦失业率也有所上升——从2008年的3.5%增加到2014年11月的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