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欧元区治理静在沉默中死亡

布鲁塞尔—有时候,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没有发生——或者,用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话说,就是那条在夜里没有叫的狗。欧盟委员会的稳定与增长公约(SGP)在西班牙和葡萄牙没有得到执行也没有引起反应,就属于此列。

据SGP,欧盟委员会应该提出就西班牙和葡萄牙大幅度超出财政赤字目标进行罚款。罚款原本也是象征性的,但欧盟委员会似乎认定象征性不值得它出手。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不但欧盟委员会选择了不叫,欧洲其他国家也保持了沉默。就连欧盟第一紧缩监督官德国也打不起精神。事实上,有报道说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游说多名欧盟委员不要对西班牙和葡萄牙罚款。德国财经媒体经常批评欧盟委员会管得太松,对这个决定却几乎视而不见。

如此沉默原因何在?

欧盟的财政宽大有先例可循。2003年,欧元区三个大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的赤字都超过了SGP所规定的上限、GDP的3%。到当年年底,法国和德国(当时失业率处于创纪录水平)都显然不能兑现减赤承诺。

但是,与今天不同的是,欧盟委员会倒是叫了(即便它其实不可能真的咬人)。它建议扩大SGP的所谓过度赤字程序。该建议不包括任何罚款;相反,它的重点是考虑罚款之前的阶段。尽管如此,欧盟各财政部长强烈反对,原因主要是政治上的。

这场冲突占据了整个欧洲的报纸头条,特别是德国,其媒体就像是政治反对派,热衷于批评总理施罗德政府不能坚持财政正确。就财政规则以及欧盟委员会执行规则的角色问题上出现了热烈的争论。简言之,所有人都在嚎叫。

尽管遭遇了阻力,欧盟委员会仍然决定行动并公开谴责德国和法国。它以这一行动清楚地表明,它对于执行欧盟条约的责任是认真的——事实上,其认真程度达到了即使它并不同意的规则也要执行。事实上,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普罗迪严厉批评了SGP的僵化。但是,最终,政治利益获得了胜利,欧盟财政部长们推翻了这一建议。

财政部长们随后开始了改革SGP,将重点从标题赤字转向考虑经济状态的财政状况指标。欧盟委员会接受了改革,此后又进行了几次变革,每一次都骄傲地宣布SGP比以往更加“灵活”和“智能”。

如今,西班牙和葡萄牙连新的灵活规则都不遵守。但以主席容克为首的现任委员会就是否要执行规则产生了分歧,一些委员支持宽大处理。似乎朔伊布勒的干预左右了最后的决定。显然,在允许政治考虑影响规则的执行方面,情况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

此外,事实上这一回欧盟委员会有更大的力量克服财政部长们的反对。2008年经济危机后,欧洲引入了“扭转多数规则”,根据这一规则,欧盟委员会的任何罚款建议都是最终建议,除非欧盟财政部长们以三分之二多数反对。在这里,今天的情况与2003年存在一个关键区别:欧盟委员会对执行SGP的决心减弱了。

公众和媒体的相对沉默最能说明问题。对财政规则的支持看不到了。也许,随着恐怖袭击的激增(特别是在德国和法国),人民和领导人被安全问题吸引了注意力。英国即将“脱欧”也消耗了大量关注。而许多国家持续高企的失业率也许是比减赤更加紧迫的经济问题。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对欧洲财政规则的支持减弱带来了严重的风险。如果欧元区治理框架的大部分实质要素不能严格应用,还拿什么迫使成员国实施改革和稳定债务水平?含糊不清的告诫是没用的。危机及其后重债国政府超高的风险溢价似乎已经被忘记了。

官方而言,欧盟委员会仍在努力实现“真正的”经济和货币联盟的蓝图。但随着欧盟委员会决定不执行SGP,这一努力已经毫无意义。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欧盟成员国认为政治紧迫性比共同规则——以及欧洲的共同好处——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