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es170_Dursun Aydemir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_eu council Dursun Aydemir/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没有法治就没有欧洲

普林斯顿——欧洲理事会召开为期5天的会议,探讨2021~2027年预算案和2019年新冠疫情应急支出计划,此次会议完全具备欧洲峰会的所有特征:长时间进行夜间讨论;某些领导人威胁不等达成协议就离开;以及法德两国合力推动协议的达成。自然,这一切均以无法令人满意的妥协而告终。

具体而言,欧洲领袖仅同意以赠款的形式分配7500亿欧元紧急计划中的3,900亿欧元(合4570亿美元),而其余3600亿欧元则以贷款的形式发放,因为节俭四国(奥地利、丹麦、荷兰和瑞典)坚持要求这笔赠款金额必须以3开头。这份协议相比欧洲缓慢迈向更深层次一体化过程中,之前那次无法令人满意的妥协是否有所进步?

70年来,欧洲的箴言一直是在应对危机过程中不断成长。20世纪50年代,欧洲融合最初的推动力是冷战。那场长期冲突结束所构成的地缘政治分水岭带来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货币整合。最近,许多人希望移民、气候变化、俄罗斯复仇、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所共同造成的破坏能为似乎已经熄火的欧洲计划注入全新的推动力量。

显而易见,这是由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所造成的后果。但总体而言,经济危机并不利于欧洲一体化。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作用,经济危机更有可能分裂欧洲,因为欧洲各国在导致问题的原因和解决问题的办法上观点截然不同。2010~2012年间,随着南北之间、以及此后东西之间紧张局势的加剧,欧元几乎崩溃,而且差一点拖垮整个欧盟。

与那场危机不同,这次显然并不是因为任何特定政策失误而导致出现疫情(至少欧洲方面并不存在这样的政策失误)。因为病毒的产生、传播和经济影响多少具有随机性,有必要将团结作为集体保障的一种方式来加以运用。因此,新形式的债务共同化将成为新政的核心内容。欧盟本身将有史以来首次发行债务,而欧盟成员国政府将支持欧盟债务,而偿还债务将在欧盟委员会主持下通过联合财政机制来进行。

新政也因此开创了一个先例,并有可能使欧元对那些寻求美元以外避风港的投资者吸引力增强。欧洲似乎已经达到了某种汉密尔顿时刻。”1790年,美国首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成功提出美国联邦政府应承担各州在独立战争期间发生的债务,而后再用进口关税收入来进行偿付。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但对于那些呼吁欧盟赠款和贷款附带更多条件的人而言,欧盟妥协协议还远远不够。这样的提议立即唤起人们对欧元危机的痛苦回忆,当时饱受危机蹂躏的国家政府试图寻找外部第三方来推卸责任。当时的情况导致了双重失信:国家政府显得既无能又胆怯,而第三方——无论是德国还是欧洲”——都成为残酷和报复的化身。

即使在最近这次峰会召开前,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原有的(欧元危机)条件形式在此并不适用。来自左翼我们可以党的西班牙副总理巴博罗·伊格莱西亚斯赞赏该协议没有包含任何由黑衣人执行紧缩或其他条件的内容。2012年付出巨大政治代价建立起来的欧洲稳定机制并未在最新探讨中发挥作用。

但这一次的条件建议更偏重于政治而非经济内容。宗旨是必须要求欧盟资助的接受方捍卫法治、司法独立、新闻和学术自由。就像时任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去年所指出的那样,没有法治就没有欧洲。但归根结底,波兰和匈牙利的非自由政府获得了大笔贷款,却从未作出过避免进一步腐蚀本国民主体制的任何保证。

从历史上看,在大型联邦机构中执行法治从来都不轻松。以美国为例,汉密尔顿的大胆金融举措仅仅是个开头。在南北战争后的重建时代,尤利西斯·格兰特总统所领导的联邦军队在前邦联地区掀起了落实前奴隶投票权和其他民权的运动。1957年,国民警卫队废止了阿肯色州学校实行的种族隔离制度。而1963年,约翰·肯尼迪总统向阿拉巴马大学派遣了国民警卫队。

更具争议的是,特朗普政府正违反州及地方政府意愿部署联邦武装特工。身着无名绿色制服的士兵现身波特兰和西雅图的街道,而美国国防部长在提到美国街道时居然用战场来形容。美国目前的动荡恰恰是欧洲民众想要避免的。

无论如何,国民警卫队方案在现代欧洲都无法想象。在任何成员国,都不可能有欧洲军队为维护学术自由或同性恋、双性恋(LGBT)权利而采取行动。没人要求格拉提安执行汉密尔顿时刻,也没有人否认绿衣人的威胁大于黑衣人。

当代欧洲治理的基础是说服力和理性交谈。但确保欧洲文明正常运行的唯一方法是适用政治条件。捍卫欧洲价值观要求系统性惩罚违规行为,包括暂停违规者在欧盟决策时的投票权或者暂停欧盟付款。

现在人们将通过财政转移及其所产生的义务来建设欧洲。但归根结底,图斯克是对的:除非所有欧盟成员国遵循同样的标准,否则就不可能存在欧盟。

https://prosyn.org/UxW4je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