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对堡垒化欧洲的反思

伦敦——欧盟关于移民问题的辩论散发着某种陈腐气息。欧洲大陆的政治领袖在反移民民粹主义的裹挟下,正在抛弃逃离战争、人权践踏和经济崩溃的绝望的弱势群体。

为欧洲政策付出最大代价的莫过于地中海。欧洲和非洲之间的海域是全世界最致命的移民线路。估计约30万人——超过2013年人数的两倍——已经在2014年跨过这片海域。约3,000人死于溺水、饥饿、暴晒或者窒息。

绝大多数移民来自利比亚,那里已成为产值数百万美元的人口贩卖中心。直到不久前,前往意大利的多数移民还乘坐小船越境。但意大利当局刚刚在年初从一艘老旧钢制货轮上救起了包括孕妇和数十名儿童在内的数百名移民。船员早已跳海逃生。

因为靠近发生致命冲突的叙利亚,靠近以极端贫困、人权践踏和政府及经济衰落崩溃闻名的战乱国家,欧盟必然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寻求庇护者和移民。欧盟因此需要制定能反映其价值观的移民政策。不幸的是,卑劣的政治算计压倒了对生命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