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上规模的慈善机构

米德兰,德克萨斯州—自从开办了我本人的非营利组织以来,我对其他非营利组织的看法也有了改观。非营利组织的数量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作为天使投资人,我通常并不参与其中。如今,我担心它们的效率实在太低。

在小镇之间穿行时,我所见到的许多企业——应该说是大部分——都属于大型连锁,签订了大量采购合同、有标准化的培训流程、始终如一的品质,以及(我认为具有)盈利能力。相反,非营利组织大多规模较小,通常由满怀激情但专业和管理技能欠缺的人运作。它们从奉献而不是效率中获益——这值得尊敬,但不容易规模化。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是一个一般性的自助挑战,也是我本人的新企业——健康项目协调委员会(Health Initiative Coordinating Council,HICCup)所面临的的挑战。HICCup为五个竞争HICCup健康(而非医疗)最大进步奖的社区提供咨询。该奖项将根据五方面得分给出。

我们最不希望做、也最没有能力做的便是运营。但我们需要指出如何提供正确的支持以帮助社区自立更深地运营——一如一家公司支持特许经营者和代理商。所有权的地方的。我们的最终目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为其他更大的社区提供模式和启发。

让我担心的是,仅仅具备糖尿病计划、访问护士团队或自行车比例计划是不够的。有的计划是好计划,有的计划是不成功的——正如有的餐饮、航空和石油公司很好而有的不好。管理能造成区别,而说到底管理可以归结为好领导和最佳实践。

但大部分非盈利项目都无法达到这一目标。它们不是能培训工作人员、设置标准、提供从推广到采购的所有业务的支持的更大的组织的一部分。

诚然,现在有一些“社会企业家”。但我们可以上规模地发现和支持他们吗?非营利组织很难扩张、筹集资本或集合各界力量。它们有一些新业务模式(如社会影响关系),也显然存在一些企业向政府等付费客户出售社会计划,正如存在外包的慈善机构。但是,与盈利部门不同,非盈利部门流动性和效率低下,也没有动力从事兼并,特别是考虑到有人必然会因此放弃董事会席位或领导岗位。

对许多盈利公司来说,这一点也成立,但盈利公司领袖的个人偏好拧不过市场。如果客户和股东离公司而去,董事会就会聘用新经理或把公司卖给能更好地经营它的人。

慈善机构的问题在于,它们基本上没有动力改进效率。披露要求有所助益,但不可与市场的力量相提并论。在盈利性商品和服务领域,客户和金主是同一批人;他们会监督质量。而如何使用资源以符合质量要求本质上由股东负责监督(盈利能力可以作为粗略的衡量标准)。

监督慈善机构的质量和效率没有简单的办法可循——特别是对于致力于长期变化(既投资)而不是提供日常服务的慈善机构。在HICCup,我们寻找已经决定做些什么并需要帮助来走得更远的地方和人。但即使在这类“社会结构”存在之处,独立行动的繁荣通常也只是反映了个人的热情,而不是广泛的能力。

那么,如何才能构建战胜贫困、无知和糟糕的健康状况,同时又避免叠床架屋的多层次互动能力呢?

问题不在于如何建立流动厨房链,而在于发展能为工作人员带去内在激励的领导层。以加利福尼亚州海滩城市卫生区(Beach Cities Health District,BCHD)的苏珊·波顿(Susan Burden)为例。波顿原是一家盈利性医院的管理者,她加入BCHD时,后者并无多少资金,其办公场所也只是一座某非盈利医院在出售给盈利性医疗组织后遗留下来的建筑。

在能量与激情的推动下,波顿将BCHD打造成了欣欣向荣的健康(而非医疗)机构,其服务范围覆盖了洛杉矶西侧三座城市的30万人。BCHD拥有70名工作人员和约700名志愿者。外部人士也可以感受到居民健康方面的有形改善。

BCHD的项目并无新奇之处:面向儿童的步行上学计划;面向本地餐厅的健康减食计划(通过该地区的蓝区工程(Blue Zones Project)实现);面向老年人的社会支持;运动课;免疫计划,诸如此类。但人们投入的能量和动力是无与伦比的。

我对利用软件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帮助实现个性化社区服务的可能性感到十分兴奋。但受过培训的人手十分稀缺。我们需要为培训培训者——以及培训培训者的人——投入多少?人们具有多大的可培训性?在线课程可能可以传授技术,但有办法至少部分实现所有构建健康所需要的人手的培训的自动化吗?

比如,我是奥马达健康(Omada Health)的投资人之一,奥马达健康是一项盈利性糖尿病管理服务。一名顾问负责十组人,每组十人,有时通过在线交流,有时通过面对面交流(通常由健康保险商或雇主买单,他们是潜在尿病患者恢复健康或病情不恶化的受益者)。奥马达健康的挑战不在于课程;而在于培训人手使他们称为有效的顾问。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希望通过HICCup的工作学到很多经验,但我已经可以确定,最大的问题将是找到人手在各社区应对挑战。可复制性和人情味之间的最优平衡点在哪里?

规模能给非营利组织带来巨大的好处——不但在于成本方面,也在于最佳实践和质量控制方面。但真正的价值在于培训人手在地方规模上自助——得到扶助而不是被控制,拥有创造性而不是刻板照搬,有选择而不是迫不得已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