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慈善的日间交易者

兰卡威,马来西亚—一家在线慈善组织正在像一阵旋风一样席卷硅谷。这家名叫Watsi的慈善机构让用户阅读新兴市场的个人医疗悲剧,并贡献最多等于某个具体病人医疗费用的善款。许多人会说:“这好极了!”但我要说:“且慢鼓掌。”

问题不在于Watsi不是好服务。问题在于它擅长他所做的事情。所有筹集到的资金直接交到你所关心的哪个人手中。(如果你想支持Watsi的运营,可以专门捐款。)这些严格的程序和保护确保了看护只能由“应得的穷人”获得(Watsi并没有明说,但指导思想就是这样),而不是任何一个穷人。有防范措施防止并不直接需要的人获得昂贵的看护。并且一切都是透明的;Watsi的所有财务记录都能通过谷歌透明资料(Google Transparency Document)查看。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是的,互联网让人们得以取得联系,跨越文化和距离的一对一的联系。勾起人们对不行之士的感同身受或至少是同情也不是坏事。但解决眼前问题的能力助长了消极的用钱解决一切的观点。你看到有人摔进了虚拟的沟里,你把他救上来,然后觉得这真是个好日子。从这个角度看,Watsi就像是一个日内交易网站,投资者执着地买卖股票,而不去帮忙建立作为基础的企业。

问题不只在于Watsi。即使看到虚拟高速公路另一头躺着受伤者并提供帮助更加容易,但导致他们手上的“路况”——营养不良、贫困、产前护理不足、腐败、资源转移等——却更不容易被看清、跟容易被忽略。和许多现代工具一样,Watsi鼓励短期的、情感的观点看待世界的状态。这就像是用望远镜观看,只有细节,没有整体。

并不是说我们应该视而不见。但我们应该鼓励想得更多一些、想如何防止伤害,而不是掏钱为救治买单。在传播浮躁追星新闻的媒体文化下,我们的注意力太快地转移到了树木上,忽略了森林。

这一短视观点导致我们为每一位独裁者的倒台而欢呼,而不去思考如何教育人们要求更好的政府。我们为看到学生潜力、磅她进入大学的教师而感到温暖,因为频繁前来用餐只为支持厨房工人开餐馆之梦的食客而感到温暖。

但好社会是这样的:你不必是幸运儿,受到的教育也不会差,吃的食物也不会不健康,做的工作也不会让你感到暗无天日。而好的评论是这样的:不仅仅抱怨他人的短视。那么,哪些方面可以改进?答案或许不在于关于某国营养不足、医疗体系腐败的学术论文。但这也许有助于引发将这些问题置于其他人生活的环境下进行讨论。认为我们理解他人的痛苦很容易,但大部分人(特别是美国人)并不知道其他国家的真正生活是怎样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事实上,推动和支持长期变化远比照看破产体系的受害者更复杂。我们可以量或如此多的东西,这一事实意味着有时我们会放弃更难度量的挑战——如腐败、食品质量和教育。即使互联网和Watsi等服务似乎让世界变得更小,但它们也会让是什么推动全球发展的现实变得更模糊。我们应该投资于产前看护、教育和透明度。我们应该帮助人们构建自己的社会。

不幸的是,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问题并不像建立一个可以让外国人给别国的社会改善捐钱的网站那么简单。那么,如果你缺少知识或立场加入另一个国家的事务中,就不要这么做。贫困、无知、营养不良、医疗不足几乎到处都存在;但最小努力路径(很有可能同时也是效力最强途径)是从国内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