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透明度挑战

纽约—现在我们美国人知道了。我们知道了我们的政府不但监控外国人,也在监控我们。

当然,关于政府“知道”你什么,大部分只有在某些人想了解你的更多东西时能接触这些信息时——或者在你的数据与他们正在调查的某个模式相匹配时——才会被“知道”。因此,从某种程度说,政府所收集的数据是无害的——我的意思是,在这些信息被用于真实世界目的(如将你列入禁飞名单或强迫网上所发帖子“惹麻烦”的你进局子)之前是无害的。而这只是开始。

就个人而言,我难以接受美国政府监控人民(特别是外国人)的说法,因为政府受公开的有强制力的规则约束。“别人也这么做”的借口是蹩脚的,但也是事实。缺少世界政府阻止了权力滥用——不管如何不完美,这迫使政府互相竞争(尽管它们往往勾搭成奸)。此外,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中,任何政府都有保护公民免受敌人伤害的责任。

不管我怎么想,美国人生活在民主国家中,并且总体而言,公众似乎支持政府的监控行为。问题在于如何防止监控堕落为不受问责的恣意窥探。最重要的原则在于透明度:撒谎并装作我们并未这样做是错误的。